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发型

.阴阳师手游,博晴
.其实cp倾向不明显所以晴博也算?



中庭的樱花花瓣,落在了眼前伏案写字之人的发上,像粉红色的小舟睡在白净如练的江流中央,那人却依旧专心于眼下的一撇一捺。

博雅抬眼,望向神乐的方向,巨大的伞盖挡住了他的视线,只有金鱼头饰依稀可见。女孩娇小的身影一动不动,仿佛是陷入了冥想之中。

博雅收回眼神,再睁开眼便注意到了八百比丘尼的目光,她嘴角微微上扬,弯月般的眼眸笑意盈盈地凝视着他的方向,还好这让他心虚的眼神,在一瞥后便轻易地飘到了他处。

太刻意了……是他太明显了吗?

博雅颦眉,随即释然。

算了,又不是要做什么大事,管他呢。

他略看了一眼没有落叶的位置,以寻常踱步一般的步伐绕到了晴明身后。晴明的头依旧垂着,半边侧脸上是专心致志的神情,若非笔下墨迹不断,看起来更像女儿节的人偶。

博雅坐到了晴明背后,看着看着眯起了眼。如果帽子不是绑起来的话大概已经掉了吧,头发这么长还拖着甩来甩去,绑了等于没绑,麻烦死了。

又一片花瓣落在他的长发上,被困在了这银色的瀑布之中。

博雅皱眉,啧啧,这多容易弄脏?早叫过这货和自己一样绑高马尾就好了,他偏不,装逼装逼就知道装逼。

博雅暗暗啧了一声,指尖微动摘去了缠绕发间的两片花瓣,银色的发丝从他指间划过,轻柔得如月光织就的绸缎。

博雅的动作顿了顿,又毫不犹豫地伸手出去。

晴明才抬手、低头端详着自己方才写好的字,便被毫无预兆地从脑后拉了一把。他一懵,毫尖淌下的墨滴便落进了纸上白净的空隙里。

完了完了,这一张完了。

他无奈地舒了一口气,抬眼望向正在倒腾他头发的罪魁祸首。

“博雅大人,有何贵干?”

博雅依旧专注于手上的作业,随口应道:“替天行道。”

晴明哭笑不得:“此事怕是应该交由我来负责。”

“对啊,这本来就是你的本职工作好吗?还要别人替你操心。”

“唔……博雅大人何来替我操心一说?”

“我这不是在替你操心吗?”博雅挑眉,“你这头发都不绑好,很容易弄脏的。”

晴明只得叹了口气应道:“好好……有劳博雅大人费心了。”

博雅嘴角微扬:“知道就好。”




……



小憩片刻后,神乐站了起来,凑到了晴明身边。

“……晴明,你这是……”

晴明抬眼:“在画符,怎么了?”

“不,我是说发型……”

“嗯?博雅帮我弄的,我还没看呢。这个发型有什么问题吗?”

神乐转头望向八百比丘尼求证:“我记不太清了,这个发型是叫……叫,双马尾吗?”

八百比丘尼笑着点了点头:“嗯,是叫双马尾。”

晴明:“……”









————

博雅:“双马尾怎么了?我给别人扎就会扎这个。挺好看的呀?”


最近沉迷阴阳师然而没有ssr……看来我是要专心学习了(。)
到了腐国没有国庆七天也就算了,游戏还登不上去,身后还有一大堆书要读……
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为什么博晴的粮这么少?没有人想看博雅把晴明推倒在案上吗?没有人想看博雅夺过晴明的毛笔在他身上写字吗?没有人想看平时温润如玉的晴明因为博雅的原因凌乱失态的样子吗?没有人想看吗?

……反正我是挺想看的⁄(⁄ ⁄ ⁄ω⁄ ⁄ ⁄)⁄

评论(44)
热度(119)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