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影山兄弟,虽说我站律茂但是这篇是无差偏亲情向_(:з)∠)_


“哥哥,该吃……”

踏进房间时,律看到哥哥还窝在被子里裹成一团,便下意识的掐断了后半句话,看着枕头上乱成一团的锅盖头,不禁轻手轻脚地在旁边躺了下来。

上一次和哥哥面对面地睡觉,好像还是小学的时候。小时候自己睡觉时手里总爱攥点东西,之前也听妈妈说过,自己还是婴儿的时候经常攥着哥哥的手指头睡觉,哥哥那时候才一岁多一点吧?被睡觉的他攥住手指时总是僵硬地坐在他旁边等他醒来。

他这个毛病好像到上幼儿园的时候还没改过来。哥哥刚上幼儿园那段时间,为了防止哥哥上学的时候吵醒他,妈妈还禁止他睡觉的时候攥哥哥的手指来着。妈妈的睡前检查结束后,哥哥见他睡不着,便偷偷把衣角塞他手里了。可第二天一觉起来,律手里却只剩一件空睡衣了,小时候的他以为哥哥再也不回来了,还对着手里还攥着的睡衣啪嗒啪嗒掉眼泪呢。直到现在妈妈提起这件事还是会笑。

“律真的很喜欢哥哥啊。”

每次妈妈这么感叹的时候,他心里总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反驳——

不是的,不是很喜欢。

可是,不是很喜欢又是什么呢?

那大概,就是最喜欢了吧。

眼前,被窝规律的轻微起伏象征着哥哥平稳的呼吸,律淡淡地笑着,看着,小心翼翼地探出手,拨开遮住哥哥半张脸的被褥。哥哥乱发底下的睡脸像婴儿一样毫无防备,脸上细幼的绒毛在透进屋里的阳光下仿佛一层光晕,轻柔地包裹着他手心贴着的这张脸。

无论有没有超能力,这个人都是他独一无二的,引以为豪的,却又想要用尽一切力量去守护的哥哥。

像是想到了什么,律往被窝的方向挪了挪, 垂下眼帘, 屏住呼吸,慢慢凑近了双目紧闭的哥哥。

“嗯……”

哥哥轻微的鼻音让他的动作凝固住了,他睁开眼睛,想在哥哥发现之前移开视线,可貌似已经太迟了。

“……律、”

见哥哥的睫毛微微动了动,本来平静的睡脸突然颦起了眉,律便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失去了温度一般冻在了原地。

“律、对不起……”

哥哥喃喃地说着这句话,额角悄悄渗出的冷汗滑到了依旧紧闭着的双眼旁。

是噩梦吗?

见哥哥没有醒来,律松了一口气,心疼的感觉却后知后觉地攥住了他的心脏。他用额头抵上了哥哥紧皱的眉头,鼻尖轻触着哥哥的脸颊。

“没事了……哥哥。”

“……律?”哥哥回应的声音模糊中带了一丝清明,初醒的双眼带着慌张,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弟弟。“律……没有受伤吧?”

律稍微移开了一些,望着惊魂未定的哥哥,微笑着擦去了他额角的汗水。

“没有,是梦而已。”律撑起上半身,在茂夫的床头边坐了起来。

茂夫从被窝里爬了出来,缓了一会儿,才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那就好……”

“不用担心啦,哥哥。现在的我能够保护我自己的。”

“啊,嗯……”听见弟弟这么说的茂夫这才稍微放松了些,刚好伸出的手落到了弟弟的手背上,他便下意识地攥住了弟弟的手。

“律的手好凉。”

“有吗?是哥哥刚睡醒,手比较热吧。”

“也是。”

看着哥哥轻握着自己的手,律突然想起,小时候的哥哥知道他醒后对着睡衣哭了好久,就在那天晚上主动在被窝里牵住了他的手。记忆里的那天晚上,哥哥那张稚嫩的脸庞上是100%的认真。

——“放心吧,我在的话一定不会放开律的手的。”

那时候包裹着自己手掌的那份温暖,直到今天也未曾改变。

现在想来,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变成“最喜欢”了吧。

“……律?”

对上哥哥疑惑的视线,律悄悄别过了微红的脸。

“再不下去吃饭,妈妈就要生气啦。”

“啊、对,睡过头了……”

茂夫正想放开律的手站起来的时候,却被先站起来的律借力拉了一把。

“走吧?”律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嗯。”茂夫扬起嘴角点了点头。




复健长征第一步,艰难地迈出了。
本来的标题是《港真哥哥不考虑和我手牵手回家吗》,因为文不对题就放弃了(一向随便的标题这次也依旧随便(。)
影山骨科的实习生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好吗(。

评论(8)
热度(93)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