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只有我的重生系统出现问题了吗

.之前和朋友一起想出来的、有点不知所谓偏黑暗向的原创故事

.自我责任作品



重生系统,按理来讲,是为了让人挽回自己生前后悔不已的事情而存在的。

……所以,我真心不明白以全市第二的好成绩考上心仪已久的重点大学的我,为什么会被困在这个噩梦般蝉鸣不休的炎夏。

重生系统很快就给出了与之前一样的任务,间接地回答了我的问题——“本次任务:在高考中成为全市第一。”

三月的天,教学楼外非毕业班的小崽子们正在操场上放肆地撒着欢,我在没有空调、电扇坏掉的教室内第三遍地做着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受不了了……我开大点窗吧?”

前桌这样说着伸手拉开了窗户,阵阵凉风把我压在桌面上的衡水卷吹得哗哗作响。

“怎么样,凉快多了吧?”

前桌回头赠与我一个灿烂如我已经经历过两遍的六月艳阳的笑容,耳边响起了一个轻微的声音,重生第三遍的我依旧没能逃脱试卷被这阵风吹落地的命运。于是我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的眼睛,干巴巴地从嘴里吐出四个字:“哈哈……是啊。”

下课铃响。

“我做完啦!你加油,我打个水。”

这样说着,前桌一手提着自己的水壶,另一只手一晃就顺走了我桌面上的巨型水壶,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地投入了下课打水的大军中。

我望着手中剩下的一道大题的练习册,上一道题我已经完美地记住了答案避免了错误,如果这次的高考我也能这么顺利就好了——然而,

目前每次重生的世界中,高考的题型都是变化莫测的。我的前桌,却无一例外可以摘得全市第一的桂冠。

这很明显,

他就是这么一个成绩优异得令人绝望、脾气也好得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发光体,我完美得无可挑剔的发小、方圆十里的同龄人家庭中鼎鼎大名的别人家的孩子。

我要想办法战胜这个人,否则我就会面临第四次的高考,

和在此之前的、第三次的死亡。

他妈的。

……

第三次的高考我依然落后于前桌成为了全市第二,顺带一提我在出考场的时候被迎面冲来的一辆卡车撞上并拖拽出数十米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个结果了。从第一次的煤气中毒到第二次的失足坠楼,重生系统让我重生的方式愈发血腥粗暴,我眼珠子掉出来的时候都看到冲向我的前桌惨白的脸了。

又是那个三月,春回大地。

“本次任务:在高考中成为全市第一。”

我他妈的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非疯掉不可。现在已经不是在纠结我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当个和前桌和和睦睦地共同探讨学习问题和谐友爱地共同迈向大学生活的全市第二、而是非得和前桌争个第一不可的时候了。

我必须采取一些手段。

于是我仗着自己重生多次,对高考内容熟悉得不得了这一独特的优势,在我前桌高考之前的几个月里,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帮助他整理自主招生的资料,甚至亲自请假偷偷飞赴他所报的大学的城市确保他面试的时候不会出岔子——毕竟前几次就是他面试没过才没能通过自主招生上去的。

盼啊盼,我终于盼来了我想要的结果——他的提前录取。

“诶,我说,你怎么看起来比我还高兴啊?”去他家吃饭的时候他悄悄捅了我一肘子问。

“你走了我就是全市第一了呗。”真话。我定下心咀嚼着阿姨拿手的鱼香肉丝。

“哼哼……那可不一定!”

他对我眨了眨眼睛,吃着吃着我突然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六月的考场上,他再次成为了我的前桌,笑得爽朗。

“惊喜吧?和朋友一起走出高考考场这种难得的经历搞不好一生只有一次。这么一想我就也过来啦,怎么样?看见我的背影你是不是很安心?”

安心条毛。

当天考试结束,考场发生火警,导致大规模踩踏事件,伤者42人,死者1人。

——他妈的。

“本次任务:在高考中成为全市第一。”

我受不了了我他妈真的要疯了。

这次我在见到前桌后就抄起椅子把他结结实实打了一顿,直到确定了他不能参加高考为止。

对朋友的感情、悔恨什么的、我都统统不顾了,我只是不想再经历这种不明不白的折磨。未成年人伤人,鉴于我认罪态度好,我被拘留了一段时间就被放了出来,不影响我照常参加高考。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前桌的爸爸妈妈,尽管他们此前每年新年都会给我包红包,我也一点都不想看到前桌,那二货现在还在等我给他一个解释,估计等到高考结束他也会灰心吧?

早知道我真的应该这次也帮他把面试给过了让他先被录取、再以不会触动系统禁忌的方式劝他不要参加高考。这种事情,我在无数个夜里后悔了不下三十次,我甚至都脑补全了一套说辞和万无一失的行动方案,就等下次重生了。

然而,我偏偏知道这次我是会过的。

第五次的高考平安结束,我出了考场就崩溃了,花费了整个暑假在国外打义工,心乱如麻。

日子照常地过来了,我在一个普通的秋天升上了大二,身边有了一些新的朋友。正在我以为我自己可以摆脱这个破系统就这样过上有缺点但是正常的一生时,一张熟悉的面孔在迎新活动中出现了。

他前一秒还笑着以清朗的声音跟我说“谢谢师兄”,看到我的脸后却任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低我一届的前桌,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入了这所高校。

“本次任务:与眼前的人在一年间重新建立友谊。”

……我●○●

评论(12)
热度(9)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