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真波老师请交稿 02

.山坂

.杂志社paro,漫画家真波x责编坂道

.“哇!是二更诶!”(误

 

 

距离和小野田搭档以来已经过去三个星期了,有了小野田之后,真波确确实实比之前殷勤了很多——这倒不是说他画得勤快了,而是他出现在编辑部的次数从零开始蹭蹭地往上递增,若不是小野田在第二周的时候言辞恳切地请他回去呆着画稿子,恐怕他还是会在编辑部缠着小野田求他陪自己出去逛、追寻虚无缥缈的灵感。

要知道,真波平时就是个神出鬼没、连作者聚会都不出现的家伙,就连遇上小野田那次,还是卷岛承诺不会追究上期的天窗兼搬出东堂来劝,真波才肯过来编辑部谈的。

编辑部里的人都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适应了性情大变的真波。在小野田看来,真波却一直都是这样:有了什么新想法就第一时间跟他说、想去哪里取材就第一时间约他出去。

虽然他是不太了解少年漫画在游乐园和电影院会有什么发展,但是真波画出来的场面和剧情都让他耳目一新。说来也是奇怪,真波在取材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是拉着他跑这跑那,其余时间则是在各种不可思议的地方睡觉——在电影院也就算了,小野田看到真波在云霄飞车上睡着的时候惊讶得只顾看着晃来晃去的他、都忘了尖叫;好不容易小野田才抽出时间用自己的旧数码相机拍下几张正常的照片。然而就靠着那几张照片,真波就画出了动感十足的线稿,小野田心里对真波的敬意也是咚咚咚地一口气直上了好几层楼,激动起来常常夸得真波都脸上发烫。

与真波的历任搭档相比,真波与小野田相处的和谐程度可谓是前所未有,这个月还没交稿,剧情却早早就定下来了。虽然真波出道前曾经给东堂当过助手,但编辑部里的人都知道,他一点都没有把东堂严谨的剧情继承下来,而是变成了灵机一动就来一下、滑到哪里算哪里的类型。因此编辑部的大家都觉得小野田汇报的进度有些不可思议,而每次卷岛在私下里问起,小野田都是自信满满地回答“没有问题”。知道小野田不会骗人,卷岛反而担心起来了,可他也不好说穿,只能把能够预防的招数先给小野田备好。

“真波那家伙很随性咻,也不排除会有状态特别好的情况……嘛,我还是先给你个地址了,如果他拖稿的话,不用客气地杀上去就是了咻。”

“好!谢谢卷岛前辈。”

“有事情尽管说咻。”

把地址塞给了小野田,卷岛摆了摆手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相处了些时日之后,小野田也明白了卷岛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好接近,却是一位非常细心的好前辈,他攥着地址,心里暖洋洋的。

当时的他觉得自己可能不会用到这个地址了,就把那串地址往背包的隔层随手一放了,哪知道一周之后他会因为找不到这串地址而忐忑不安。

——后天就要交稿了,两天前与他断掉联系的真波,今天早上依旧没有回复他的电话和邮件。

洗漱完毕之后,小野田给自己倒了杯热牛奶。餐点在桌上飘着香气,他却还是无心去吃。再三思考之后,他又一次拨打那个电话,听到手机里传来了真波的声音时还紧张了一下,可很快他就发现了,对面还是留言。

 

收拾了一下沮丧的心情,小野田再次给真波留言:“早上好,真波君。那个,我想问一下,稿子画得怎么样了?后天就要截稿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可以尽管跟我说……”

 

“……真的?”

 

对面的声音回应了他的话,小野田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是真波君吗?”

 

“唔……是哟。”大概是因为刚刚起床,真波的声音透着沙哑和慵懒,大早上的,听得小野田耳根子发热。

 

“真波君没事吧?”

 

“啊……没事,听见坂道君的声音我感觉好多了。”

 

对面真波的声音带着笑意,浓重的鼻音却让小野田觉得有些不妥。

“……真波君?”

“嗯……”

“没事吧?”

“没事,稿子快画好了……今晚、最迟明晚能交,绝对。”

“那、真波君呢?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太对……”

“这个啊……我还没睡够,再睡会就好了。”

小野田正想再说些什么,听筒那边就传来了挂断电话的声音。屏幕上显示着“真波山岳”的来电界面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小野田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舒服。他现在倒不太在意稿子的事情了。他一路跟来也清楚稿子的进度,既然真波说了会交,小野田自然是相信他的。只是真波有些奇怪的态度,却让小野田放不下心。于是他决定先专心解决早餐、待会再问卷岛要一次地址,

而在城市的另一边,一个窄小的房间里,却是另外一番光景。窗帘封杀了室内的所有光线。真波挂断电话之后还保持着捏住手机的姿势,身子无力地趴在桌子边上,他抬起沉重的眼皮,就着窗帘缝隙透进来的光线,才看到自己的桌上躺卧着一汪墨水,油润的光泽让整片墨水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型沼泽,真波低低喘了一口气,用力撑起身子,才看到那片墨水旁边就是倒了一半的墨水瓶,而再远些,就是染了些墨迹的几张纸——他昨天晚上画好的那几页。

“糟糕……这下子真的要明晚交了。”

评论
热度(49)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