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真波老师请交稿 01

.山坂

.今天有点小激动,悄悄搬个坑过来(你走

.漫画家真波x责编坂道,所有有关业内的知识来源于n久之前看过的爆漫所有可能有错……求抓虫~





 

小野田坂道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继续着这些天的日常,与真波山岳用邮件交流着,但是他们之间的交流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违和感在。

 

——“啊哈哈,之前忘了说,截稿日好像是后天呢。小野田老师画好了吗?”

——“嗯!已经画得差不多了。大概明晚就可以交了。”

——“好的~辛苦啦!”

 

在梦里搞定了这么一桩大事,小野田美滋滋地咂了砸嘴,翻身抱住了姬野湖鸟的等身抱枕蹭了蹭。这时梦里的邮件提醒却突然响个不停,他手忙脚乱地按,却无法阻止那刺耳的声音。现实中的小野田坂道慢慢从睡意中清醒过来,皱了皱眉,他强眯着眼睛在刺眼的晨光中摸索自己的手机,按停之后从床上坐了起来,才怅然若失地意识到今天是周六。

 

然而,真波君还是没有交稿。

 

一想起这点,小野田终于察觉到方才的梦到底是哪里不对了。

 

果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作为一个漫画编辑,他在梦里都恨不得自己画完去交了。无奈他负责的超人气漫画作者真波山岳,在杂志社内外都是以拖稿和装死出名的问题儿童,据说之前的编辑宫原就是因为受不了才辞职的。然而就冲着传说中每次他一窗杂志社就会被读者的电话轰炸这点,小野田也是战战兢兢的暗下决定自己负责的第一个月绝对不会让真波的作品窗掉。

 

不过当时他忘了这么一点:这事还真由不得他来决定。

 

至于他为什么会和这么一个传奇人物扯上关系,还要从前两个月说起。

 

那时的小野田还是一枚为求职忙得焦头烂额的应届毕业生,看到追了10年的漫画杂志所在的杂志社发出招聘广告时,小野田斟酌了好久才憋出一封邮件发到那个邮箱。原本他只想着试试看能不能在面试的时候逛一逛杂志的编辑部,谁知道他不仅过了面试,还在等面试的时候刚好阴差阳错地认识了真波,并在后来成为了他的责任编辑。

 

想起自己和真波的第一次见面,小野田不禁羞得埋头缩到了被子里。

 

 

 

——————

 

 

“你在找谁吗?看起来好像很着急的样子,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哦。”

 

当时出现在揪着裤子、急得四处乱转的小野田面前的真波仿佛带着天使一般的圣光,小野田甚至在一晃神之间看到了他背后的双翅。在好心人温柔的目光中,小野田羞红了脸,磕磕绊绊地问:“那个、厕……厕所在哪?”                                                                                                                                              

 

真波了然地笑了,用一种自然而然的语气说:“我正好也要去,不如我们一起走?”

 

于是他们双双解决了燃眉之急,出来之后又回到了小野田等待面试的会客室。小野田的已经没有开始那么紧张了,见真波在杂志社里来去自如,心中断定他肯定是重要的工作人员,聊开了之后,小野田就自然而然地跟他说起了自己对这部杂志的热衷,还细数起了每一位作者的特点。

 

“……真波老师作品的画面表现力超强的,画的故事也很有意思!不过他好像身体不太好总是休刊……”

 

真波只是微笑着,看着津津乐道的小野田。

 

“希望他能够早点养好身体吧。”

 

“打扰了咻……”这时,会客室开着的门被敲响了,绿色长发的青年摆摆手示意小野田不用站起来,走进会客室之后便坐到了两人对面。

 

“卷岛先生……”小野田的背挺得直直地看着卷岛,真波则饶有兴趣地看着小野田。

 

卷岛看着眼前的景象,咧开嘴角笑了:“还真有人一直相信这种烂理由,这么容易被骗的家伙可当不了责任编辑咻……”

 

“诶?”小野田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你隔壁这家伙,就是上一期说要做手术休刊的真波山岳”,卷岛复杂的眼神在真波和小野田之间游移。真波也不解释,只是若无其事地笑了笑。

 

小野田急了,连忙开始组织词句解释:“那个、卷岛先生……我……”

 

然而他还没开始说,就被真波打断了:“但是,卷岛前辈,我听了坂道君说的话,意外地很有动力呢。”

 

卷岛听了这话,把目光移向了真波,真波则是眨着眼,毫不躲避地与他对望。

 

“呐,卷岛前辈要负责东堂前辈的稿件,已经很辛苦了。班长又刚好走了……唔,总之,我觉得坂道君很不错哦。”

 

“库哈……东堂可比你省事多了咻。”卷岛笑笑,不容置否。

 

小野田看着两人,斟酌了一下还是接着说了起来:“我……我会好好加油的。虽然我和真波老师才接触过一会儿,但是真波老师的作品我都看过好几遍了。所以、如果我可以的话……希望卷岛先生能够给我一个尝试的机会!我……”

 

“好了咻”,卷岛笑了,打断了他,“不用再说了。”

 

听见这句意料之中的话,小野田有些失落,却还是点了点头,闷声说道:“那,不管怎么样,谢谢卷岛先生……”

 

“作者推荐编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咻……剩下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工作的时候试试看吧。”抛下这句意料之外的话,卷岛起身就要离开,“被欺负得受不了的话记得跟我说咻。今天先回去,明天过来报道,可以吗?”

 

小野田先是愣了一下,直到真波笑得眉眼弯弯地对他道贺,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笑逐颜开。

 

“可以!!谢谢卷岛先生!”

 

“叫前辈咻。”

评论
热度(51)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