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世界上最闪耀的你(中)

.山坂主

.偶像paro

.失踪人口回归_(:з」∠)_欠缺复健,文笔僵硬……果咩。

.⁄(⁄ ⁄•⁄ω⁄•⁄ ⁄)⁄悄悄地艾特一下 @一个阴晴不定的树洞 

【15:30】

 

“……啊?”

小野田扯着自己的裙子,一脸茫然地看着真奈美,真奈美瞟了一眼旁边正在翻看着宣传手册的前辈们,悄悄拉起了小野田的手。

“湖鸟酱来这边!我之前来过这个场馆,知道后台在什么地方。”

“等、等一下……”场馆里灌满了来自中央空调的低温空气,小野田却紧张得手心冒汗。

他正牵着女孩子的手。

青葱十指有着和想象中一样柔软的触感,小野田看了一眼两人交握的手,又就像触电一样移开了目光,不知所措的他只能被眼前的女生拉着僵硬地快步行走,任手上陌生又熟悉的触感引着他在人群中穿行。

小野田恍惚中想起了之前一个和真波合作的单曲,为拍MV找感觉的时候,真波正是这样牵着他的手的。

不得不说,在小野田看来,真波简直就是生来就是做偶像的料,有能够捕捉镜头的直觉、也有任何时候都能泰然自若的心态,和不论怎么努力练习都会在节目和拍摄中紧张得出错的自己不同,听导演讲过后,第一次拍时真波就已经进入状态了。

真波的手掌比小野田的的稍大的,两个温热的掌心贴合时给小野田一种仿佛他们连掌纹都要印在一起的错觉。相较之下,小野田的动作就有些僵硬了。这时小野田抬头,正好对上真波温柔的眼神,他一紧张就把头低了下去。导演马上叫停,让大家调整一下找找状态。小野田红着脸道歉,真波却哈哈一笑,向他伸出了手。

“我们来牵手吧,坂道君。等一下开拍的时候也好找状态。”

在摄影棚里坐着牵手太难为情了,于是两人协商了一下,决定一起出去走走。可不久之后,小野田为自己的这个决定陷入了深深的后悔中。

两人一路上牵着手走着,收到了无数工作人员的注目礼。大热天的,又没有长长的袖子可以遮住两人牵住的手,真波一下子与他十指紧扣,一下子又握住他的手心,偶尔轻轻捏一下,小野田以为有什么事情要商量、望过去的时候他只是笑笑说:“坂道君的手好小呀”,让小野田哭笑不得。

在此时的小野田看来,迎面走来的工作人员们打招呼时露出的笑容也别有深意,害他只敢匆匆点头回应。相较之下,真波倒是大方得多,一路跟工作人员们挥手致意,偶尔被问起的时候也能坦然地说是拍摄需要,这让小野田又一次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差距。

还好这一酷刑在三分钟之后就迎来了终结。拍摄又开始了。上场的时候,真波先放开了小野田的手,掌心暴露在空气中的感觉反而让小野田有点不习惯。“可以开始了吗?”导演问了一声,小野田握着拳点了点头。

“Action。”

如先前那次一般,他向真波走去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然而这股以往挥之不去的紧张感在真波手心的热度重新回到自己的掌中时,却被一种油然而生的安全感渐渐取代了。

真波的眼神一如平时般温柔,小野田一不小心就错开了指尖。真波若有所悟地笑了,五指收拢包覆起了小野田的指关节,密合的掌心抚平了小野田心里所剩不多的不安。小野田动作慢了一拍,却也握起了真波的手。真波动了动指尖,调皮地揉了揉指腹间的小野田手背的软肉,两人相视而笑,一个被cp粉奉为经典的镜头就此诞生。

说起来,其实对于真波与自己的cp,小野田也是有在关注的。

每次想到这件事,羞赧的情绪都会烧灼得他双颊发红——准确来说,他只是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而且有看过相关的东西而已。小野田和真波私交甚笃,从出道初期开始,真波就没少照顾他。新人出道的时候总会关注与自己有关的舆论,小野田也是在这种情况下知道了这些照顾被部分真波的粉丝们理解为了对心上人的爱护,这让对此十分感激的小野田很是苦恼。

小野田本来就不是真波那种天才一般样样精通的正统偶像,他只是因为喜欢音乐所以成为练习生的,而正是因为这份纯粹的热爱,他被卷岛选中,得以与自己的好友组成组合出道。这份运气与身边亲友的支持让小野田十分感激,也加倍努力了起来。真波给小野田带来的关注也逐渐转化为了对作为偶像的小野田本身的关注。

虽然不可否认许多小野田的粉丝都是在了解信号机的作品和小野田的个人魅力之后才粉上他的,但让小野田哭笑不得的是,粉丝增加的开端的确是与这一次无心却有效的事件有很大关系。因此小野田每次和真波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总是觉得很心虚。

真波虽然是完美的偶像,但镜头之外的私生活中,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男高中生而已,网上有关他俩的同人层出不穷,在这种情况下,小野田总觉得是自己害得真波没法像一个普通的男高中生一样生活和恋爱。

他的这点不自然很快就被真波发现了,他也大方地向真波透露了自己的担忧,真波却只是笑笑:“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反正偶像不许恋爱。有坂道君陪我,我已经很高兴啦。”

看着真波笑盈盈的样子,小野田脑海里却重播着之前某个访谈节目里真波说过的话:“最喜欢女孩子了,因为女孩子都很可爱呀”。

小野田知道,以他和真波的关系再加上真波自己的性格,当时真波给他的回答绝不可能是客套话。可现在真波对自己避而不见,小野田却也忍不住怀疑了起来。

——也许,真的如那位anti小姐所说,自己真的是真波前进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湖鸟酱……湖鸟酱?”

“啊、是。”

看到女装的小野田被自己晃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真奈美也没有多计较,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就利落地开始安排行动了:“握手会4点正式开始,现在还有三十分钟左右,我们到后台去看一眼应该还来得及!”

小野田总觉得真奈美身后的安保人员们一直往这边投来目光,他慌得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真奈美倒是坦荡,拉着他的手就低声跟他讨论起了“行动计划”:“待会我们分两头行动,真波君他们大概会在我正后面的那个休息室入场,我们等会就在那边汇合,如果我们俩之中的任何一个不能到的话也不用慌张,记得要拍到好的照片哦!”

女生说话时呼出的热气轻轻扑在小野田的耳际,小野田为了藏住自己涨红的脸,低头匆匆道了声好,却猝不及防地被真奈美捧住了双颊大力揉了两下。

“好啦!湖鸟酱加油~”

小野田两眼晕成蚊香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真奈美眨眨眼往他的视野边缘冲去,顺便还带走了好几个追着她跑的安保人员。

等小野田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安保人员也不见了,尽管担心真奈美,小野田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要按原定计划前往休息室。

——毕竟时间无多了,在握手会开始之前尽快找到真波君才是最重要的!

小野田暗暗握紧了拳头,凭着自己作为偶像在这个场馆活动时留下的记忆,悄悄地往休息室方向移动。

不得不说,真奈美似乎真的在行动之前做了不少功课,虽然他们绕到的这个地方离休息室不算近,但安保却是休息室附近最薄弱的,小野田不一会儿就摸到了休息室附近了。

离握手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工作人员们都在抓紧剩下的时间做好筹备的工作。小野田看着旁边快步往来时不时相互交流着工作内容的工作人员,走得很是心虚。他悄悄打量了一圈,周围还是没有真奈美的身影,小野田心里愈发地没底。

“这位小姐,请问您有什么事吗?这边是不能进去的。”

小野田回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是一位主办方的工作人员,上次小野田见他的还是在作为偶像参加活动的时候。

居然被熟人看到了!

感受到工作人员向自己投来疑惑的目光,小野田急忙低下了头,声音也刻意放轻柔了些:“不好意思,我、我想找真波山岳先生……”

“粉丝团探望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哦,待会您就可以在握手会上见到他了。如果您不知道怎么回去的话,我也可以把您带回活动区域。”

“可、可是……”

一瞬间,小野田脑海中闪过了许多种解决方式——脱下假发表明身份的话,自己应该是可以被带过去的,但是这样一来真波绝对不会愿意和自己见面,更别说详细谈谈了,而且这样一来自己搞不好会让大家对信号机组合有什么奇怪的联想。一想到这里小野田就在心中对这个行动方案打了个大大的×。

可是,小野田身后的走廊尽头就是休息室了,到了这个份上如果还不能见到真波的话那就真的是功亏一篑了。

见眼前的女孩犹豫不决,而且迟迟不抬起头来,工作人员不禁想到了之前小野田遭遇anti的新闻、虽说真波山岳的anti近年来已经越来越少在活动中出现了,但是在活动之前排除可疑人员是他当仁不让的责任,谨慎一些总没错。

“这位小姐,如果需要的话我们也可以带您到休息室去等候,迟些我们可以代您询问一下真波先生,他也许会愿意见你。”工作人员一边掏出设备呼叫安保人员,一边与小野田说着。

“我(boku)、啊,不对,我(watashi)……”

“喂,怎么回事啊你这家伙。”

身后突如其来的熟悉声音让小野田浑身一僵,对面的工作人员及时的招呼更应了他脑海中最糟糕的设想——

“啊,荒北先生。”

小野田艰难地抑制住了自己拔腿就跑的想法,一点一点地转过身去,却意料之外地撞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莽莽撞撞地扑进自己怀里的女生,身上竟有着和出自对家公司的某个后辈如出一辙的气味。

“喂,你这女人怎么回事。”

荒北眉头一拧,伸手就提着那个女生的后领像拎小鸡一样拎开了距离,一低头时竟看到了一张藏在柔顺的黑色卷发下的熟悉的脸,连脸上惊慌的表情对荒北来说也是如此熟悉。

“荒、荒北前辈……”

瞒不过去了。

小野田磕磕绊绊地开口打招呼的时候,心里已经凉透了。

身后的工作人员及时补刀:“荒北先生,这是您认识的人吗?”

“啊,算是吧。”荒北的表情缓和了下来,抚着自己的后颈点了点头,“高中时期的后辈——隔壁学校的。”

那个“隔壁学校”在小野田听来仿佛带着些让他难堪的调侃,而他现在顶着一头假发还穿着过膝袜和短裙,只能欲哭无泪地默认了。

“那,她说要和真波先生见面的事情……”

“说好了的。是我答应了带她来的,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就是特别喜欢真波,她磨了好久我才答应的。”

这私设也太充分了吧!

抬头的一瞬间瞥见了荒北上扬的嘴角,小野田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

“那、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帮忙将这位小姐带到休息室吧。”

“不用,她跟我一起过去就是了。”

打发了工作人员之后,小野田跟在荒北身后,脸上烫得简直都能自燃了。现在的他头一次感觉到去休息室的路太短,短得他还没整理好思绪就被迫要玩上“对对家可怕的前辈坦白男扮女装原因”的羞耻play。

“那个、谢谢荒北前辈。”

“我说你一个男的扮成女装干什么,来找真波?”

“是……”

虽然不用自己亲口把原因说出来很是羞耻,但是小野田现在也深深地意识到了,亲口承认也不是什么容易的差事。

“呃,荒北前辈,我想去厕所换个衣服。”

“这样不挺好的吗?挺可爱的。”

评论(10)
热度(56)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