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重感冒

.山坂

.两个月前的旧稿补完

.当时也是重感冒,抱着生病也要写花式虐单身狗的山坂的心态写的(。

.校对的时候再看……生病的撒娇将军威力尤甚啊卧槽


真波山岳热醒了。

房间里乌漆墨黑,只有窗帘间的缝隙透出来自外面路灯的光线。空调上发亮的代表温度的数字显示它还在通常运转中,然而这并不能缓解真波燃烧全身的燥热,一呼一吸之间的高温让他感觉自己仿佛下一秒就要喷出火焰。

他在棉被里翻了个身,却感觉更热了。

久违的重感冒让他有种回到小时候的错觉,仿佛医院那股讨厌的消毒水味还萦绕在鼻尖。还好身上盖的小野田家的棉被带着让人安心的气息——太阳的味道与洗衣液的清新香味混合成的味道干净、温暖而纯粹,与小野田衣服上的味道很像。这让真波有种仿佛被恋人抱在怀中的安全感。看不到恋人本尊却还是让他觉得有些失落。

“坂道君……”

带着鼻音的呢喃惊醒了伏在床尾浅眠的小野田。听见一阵浅浅的抽气声,真波朝床尾看去,刚好看到了醒来的小野田。

“……真波君?”小野田咕哝着,强作清醒去寻找自己睡前放在了旁边的眼镜,“真波君,要、水吗……?”

“不要水……要坂道君。”

这样嘟囔着,真波往小野田的方向伸出了双手,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内的拥抱。

他满意地蹭了蹭小野田软软的脸颊,露出满足的笑容。小野田虽然有点害羞,但还是紧抱住了真波,轻拍他的背脊。

“坂道君……我好难受。”

真波软绵绵的抱怨听得小野田心里一软。灼热的气息喷洒自己在颈侧,更带来让他羞赧不已的痒意。小野田此时有些庆幸方才没有开灯,不然他通红的脸定会暴露无遗。

“那……真波君再忍耐一下?你已经吃过药了,睡一觉就会好了。”

真波把与小野田的距离稍微拉远了些,他看着小野田的眼睛里映着房间外通过窗帘透进来的微光,看得小野田的心脏怦怦乱跳。

“真的?”

“嗯。”

真波的身子动了动,把脸埋进了小野田的肩窝。这个透着依赖感的小动作,让小野田既心疼又无可奈何。

“如果我能代替真波君生病就好了……”

真波听了却不怎么高兴:“不,生病很难受,我不要坂道君生病。”

“真波君……”

不知道怎么才能让重感冒中的恋人感觉舒服些,小野田也只得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些。

隔着布料传来的高温让小野田更忐忑了,这时,真波却又要抬起头与他说话:“坂道君,我想要那个……”

“水吗?”

“亲亲。”

“诶,这样啊……”

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小野田一下子红了脸。

“嗯,亲额头就可以了。我不想传染给坂道君。”

听见这话,小野田纠结了一下,还是拨开了真波睡乱的刘海,在他温度稍高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那、那真波君赶紧睡觉吧!好好休息病才会快点好啊。我、我也先睡了……”

真波带着满足的笑意在微弱的灯光下看着小野田磕磕绊绊地说完了这么一串话,又在小野田转身想回到自己的床铺上时伸手拉住了他。

“真波君?”

“嘘。”

真波说罢,腾出了在被窝里暖得温度更高的另一只手抚上小野田的脸颊,拇指指尖轻轻摩挲着自己曾吻过无数遍的唇。

“等我好了,要亲这里哦。”

真波笑着把手收了回来,轻舔指尖,仿佛在品尝上面粘上的蜂蜜。

就着窗外透进来的光线看清了这个动作的小野田,像被真波手上的温度传染了一般,感觉自己仿佛也要烧起来了。


————

好好好,要烧一起烧(。

评论(11)
热度(88)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