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秘密

.今(→)鸣,以及信号机和山坂

.纯情泉总俏鸣子(不对

.很……恶心的一篇【。通常意义上的恶心

.写坂道吃咖喱的时候突然想吃咖喱饭了。基可修

 

.梗概:“你脑子里全是屎,我脑子里可全是你啊!”

 

 

 

 

 

今泉俊辅有一个秘密,一个说出来或许会让他被最好的朋友们疏远的秘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目光已经无法离开同队的鸣子章吉了。

 

明明之前还是觉得这家伙吵吵闹闹又老抢着出风头烦得要命,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被那家伙比自己小一号却无比坚强可靠的背影吸引。

 

刚开始今泉还抱着侥幸的心理想这大概是对手之间的关注或者是队友之间的羁绊,后来发现下了自行车之后的日常生活中鸣子依旧占据着自己的脑海。无论是三人同行时老是与小野田勾肩搭背的鸣子,还是吃菠萝包吃得像花栗鼠一样鼓起双颊还满嘴都是的鸣子,都像磁石吸引着铁块一样牢牢地吸引着自己的注意力。

 

这太反常了,反常得让他心里有点恐慌。

 

以至于他每次在鸣子被他盯到不舒服开始跟他呛声的时候都忘了回应、只想着匆匆离去不让朋友们察觉。终于,忍不住的他开始旁敲侧击地向自己的青梅竹马咨询,得到了一个犹如五雷轰顶一般可怕的答案——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恋爱吧?”

 

他依稀记得那天他浑浑噩噩地回到家,打开电视之后正好看到公主望着有丸的背影脸红心跳的画面,吓得他马上关掉了电视连番都不敢追了。

 

自己平时脸上也是以这样一副少女怀春的表情盯着鸣子看吗?!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今泉吓得赶紧去洗了个冷水澡。那天晚上他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心烦意乱地在骑行台上折腾了一夜,第二天竟然有点烧,于是他就直接就请假了。他承认,他也是不敢去见鸣子,可是逃避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于是他给自己下了最后通牒——为了不影响社团和正常的学习生活,今天之内,一定要把事情想清楚。

 

 

其实鸣子章吉也有一个秘密,一个说出来或许会让他被他最好的朋友们疏远的秘密。

 

他今天上午拉了一条目测有40厘米长的翔。

 

他从未见过这么长的翔,虽然很长的一部分都滑入了马桶在照片里看不到有点可惜,但是这条杰作出于自己之*还是让他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怎么说呢,虽然昨天没拉也有一部分的原因,但是这证明了自己肠道功能的良好,也是自己注意饮食按时摄取纤维素和各种营养的成果!

 

他依依不舍地亲手把这条杰作冲进了下水道,虽然一想到它在里面被冲碎、泯然众翔感觉有些可惜,但总不能恶心到下一个进厕所的人。

 

那么问题来了,这胸腔中涌动的兴奋他要跟谁来倾诉?

 

他自认为已经过了什么事都要打电话到家里报告的时期了,开朗如他就算在新学校的班里也不乏能够说得上话的朋友,只是他还没粗神经到会在吃午饭的时候跟他们说这个的地步。他出厕所的时候思考了一下,同辈中和自己能够达到“谈翔之交”这种程度的大概也就只有小野田而已,假正经的话……一想到他那种看不起人的态度就超火大的,这家伙有时候还喜欢借着身高用鼻孔看人,最近更是一脸便秘一样的表情欲言又止、连正眼都不愿意看向自己。

 

鸣子从厕所出来,想了一路,越想越不服气,转眼间已经回到了班级门口,他只得啧啧嘴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免得想着假正经那家伙连上课睡觉都会做噩梦。于是他坐下之后转手就给小野田发了封邮件,约他中午一起吃午饭,说是“有要事商量”。邮件发出去的时候鸣子还有点小期待,一转头就又觉得不对劲了——在人家吃午饭的时候说这种事,这不是找死吗!

 

这时,早已瞥见鸣子上课玩手机的历史老师已经忍无可忍了,张嘴就点起了鸣子的名字:“鸣子章吉,回答一下课本34页的第5题!”

 

“啊啊……在这时候做那种事的话一定会被讨厌的!”

 

鸣子嘴里说着这话,竟然已经脱力地趴到了桌子上,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语气痛心疾首得仿佛下一刻就要掉下泪来。

 

老师见了这出乎意料的反应,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象征性地咳了一声,说:“你知道错就好……那我们继续上课。”

 

鸣子下课之后打开手机,才收到小野田的回复:“好啊。鸣子君也知道了呀,话说今泉君没事吧?”

 

鸣子看了,皱了皱眉。

 

假正经?那家伙能有什么事?

 

想到近来今泉在自己面前那副躲躲闪闪的样子,鸣子不知怎么的心里就不痛快了,噼里啪啦地跟小野田约定了在天台见,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文字不能把他对今泉的鄙视之情表达千万分之一,只得草草地发了出去,一边思考着应该在什么合适的时候向小野田倾诉自己的秘密、一边一头扎进了涌向小卖部的人流中。

 

风和日丽的天台上,鸣子与小野田面对面地坐着。鸣子跟前的小野田兴奋得就像春游时掏出自己的零食的小学生,“妈妈今天就给我做了咖喱便当,里面有好多牛肉!鸣子君要吃吗?”,他小心地打开自己的便当盒,带着期待的目光把还没动过的勺子往坐他对面的鸣子的方向递了递。

 

“这个呀……我就不用了。谢啦。”

 

鸣子有点为难地搔了搔脸颊,顺手把脸上沾到的菠萝包碎屑给抹掉了一些。

 

“真的不要吗?”

 

“啊啊,不用了,你吃吧。”

 

看着小野田慢慢地用勺子舀起半勺饭,再谨慎地在装咖喱那个小格里把剩下的半勺用咖喱填上、送到嘴里。

 

“好吃……”

 

小野田幸福地眯起眼,发出由衷的感叹,圆圆的脸颊随着咀嚼的动作一动一动的,让鸣子不禁想起小时候养过的仓鼠吃葵花籽的模样。

 

偏偏今天小野田吃的是咖喱……坏了,这下真的没法说出口了。

 

想到这里,鸣子灌着牛奶的动作也带上了几分落寞。

 

“啊,鸣子君,我们今天社团活动完了去看看今泉君吧?”

 

“噢……嗯?假正经出啥事了?”鸣子心不在焉地问道。

 

“今天上午今泉君给我发邮件说他好像有点感冒,请了个假,DVD可能要明天才能还我。真希望今泉君能够快点好起来……”

 

“噢……那家伙最近就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原来是生病了呀。”

 

鸣子豁然开朗,了然地点了点头,心里也不跟病人计较了,反而盘算着要怎么给今泉送点温暖,嘲讽一下他病恹恹的样子、顺便彰显一下自己的大人大量。

 

这时熟悉的动画OP从小野田的口袋中传出来,小野田赶紧掏出了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上“真波山岳”的字样,眼前一亮,想到自己还在和鸣子聊着,却又觉得有些为难。

 

三四个小鸣子正在鸣子章吉的脑子里为“要送什么东西给假正经”这个命题吵得不可开交呢,鸣子摆摆手示意小野田可以打电话。小野田有些抱歉,还是点了点头就转过身接了电话。

 

“喂?真波君?……啊,我刚刚在和鸣子君吃午饭呢……”

 

脑内的争吵以无果告终,鸣子最终还是决定下课在去今泉家的路上到便利店和小野田一起看看能买些什么过去。

 

“诶诶诶?!!真波君今天下午要过来吗!”

 

……好吧,看来只可以自己一个人决定了。

 

鸣子抬头看着飘过的云朵,又低头看了看学校后院中三三两两的学生。花期已过的樱花树依旧是表白的热门地标,说起来好像假正经这学期也收到过好几份邀请呢,不过这笨蛋都以要专心投入社团活动为由拒掉了——嘛,如果换做他的话也会这样就是了。

 

正在鸣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时,视线的角落走来了一个女生,四下张望着走到了樱花树下,树葱茏的旁支用一片绿影把妹子的上半身遮得严实,只露出了她一双紧张地揪着衣服的小手,女生左等右等等不来自己所约的人,开始焦急地踱步了。

 

鸣子百无聊赖地叼着吸管、捏细了嗓子给女生配起了音:“啊——怎么办——厕所的队好长啊,都急成这样了还要人等到什么时候呢——?”

 

仿佛是算好了一般,这时,画面的另一端出现了一个男生的背影,那女生朝着这边停下了脚步,连忙整了整衣服凑了过去。

 

“同学,不好意思,我是来告诉你这件事的——只有三楼的女厕所人比较少,但是目前看来最早出来的会是一个上大号的”,鸣子压低了声音给男生配起了音,又抽了抽鼻子带着哭腔装起了女声,“怎么会!上过大号的厕所我也不想进啊!可是不去的话午休又要结束了……呜呜……”

 

话还没说完,只见男生走进了那片树影之下,站到了女生的跟前,两人相对的鞋尖,就像亲吻前对望的两双情意绵绵的眼睛。一阵风起,吹开了樱花树浓密的枝叶,在树冠沙沙的轻响中,眯着眼的鸣子看到了两人相拥的背影。

 

好吧,他当时应该配点别的,现在想玩都接不上这个走向了。

 

鸣子兴趣缺缺地耸了耸肩,转身刚好遇上讲完电话、有些不安的小野田。

 

“鸣子君,对不起……因为真波君说他已经出发了、在来总北的路上,所以今天下午……”

 

鸣子拍了拍小野田的肩说道:“没事啦,你带着那家伙好好转转,区区一个假正经,我还是能够搞定的!”

 

 

——尽管这样定下了约定,下课后鸣子站在便利店里琳琅满目的货架面前,还是有点头疼。

 

那么麻烦,不如干脆就买点零食带回家自己吃光算了?不不不,他鸣子章吉可是说到做到的男子汉,绝不会临阵退缩。他之前又不是没有来过假正经家——好吧,是没有单独来过,区区一个假正经,难道他鸣子大爷还会怕他不成?

 

想来想去越想越烦,鸣子索性快刀斩乱麻,提了两瓶宝矿力、挑了一种自己比较常吃的感冒药,结好帐一股脑塞到包里就过去了。

 

今泉家离这边稍微有些远,还好今天社团活动休息,骑车过去再回来大概也费不了多久。开始的路段比较繁忙,一个接一个的红绿灯和下班放学的行人让鸣子无法尽情地发挥,而没法找人说话再加上前后没有今泉的身影可与之竞争,鸣子多少也感觉有些无聊。于是他开始漫天地想,想自己今天早上还没向世人披露过的杰作、想小野田和真波现在在做什么、想今泉现在是不是病得很辛苦……然后他突然想起刚刚自己应该在便利店买点自己能吃今泉却不能吃的零食、在他面前吃给他看。想到这一点,鸣子追悔莫及,最后也只得闷头踩着踏板,不一会儿便到了今泉家了。

 

今泉家的门口比起卷岛前辈家的毫不逊色,不论看过几次,鸣子还是觉得有点晕。第一次和小野田过来玩,他在今泉家上厕所还差点迷路了,还好没被假正经发现,不然估计得被嘲笑上半个月。于是他停好了车、清了清嗓子,按响了今泉家的门铃。

 

“您好,请问是哪位?”

 

今泉家的管家的声音从门铃上方的扩音器里传了出来。

 

“管家大叔啊,我是鸣子,来看假……今泉同学的。”

 

今泉家的管家此刻正站在今泉的床边,而今泉从管家手上与门铃相通的对讲机中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整个人都吓精神了,马上坐起身来。

 

“别!叫他别进来……”

 

“少爷?”管家稍微有些不解,但是还是很体贴地放开了对讲的键,防止今泉的声音传到那边去。

 

“啊、不好意思……”今泉稍微冷静了一些,扶着还是有些发烫的额头,补充道,“还是让他进来吧,帮他把车停好。”

 

管家给等在门口的鸣子回了话,离开了房间,今泉叹了一口气挨到了床头边上。生病对经常锻炼的他来说还是小菜一碟,只是现在问题结果还没出来,让他心乱如麻地就要直面问题根源,实在是为难。他在纠结中揪着身上的被子,胡乱地抹了一下头发,定下来之后细想刚才自己的举动,又觉得有些滑稽。

 

明明还是好端端的……姑且能够称得上是朋友的关系,自己却偏要胡思乱想导致现在左右为难的局面。他这回可是要死死守住着这秘密了。

 

可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等鸣子进来又是另一种情况了。

 

“喂,假正经!感觉怎么样?”

 

鸣子总是声音比人先到的类型,今泉听到门外传来这一声,却是心头一跳,脸上马上就烧了起来,还好他现在还是卧病在床的样子,不然他解释起来恐怕是要直接难为情死。

 

鸣子大大咧咧地就进来了,随手就把一小袋东西放到今泉的床头柜上,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到了床边,往今泉的方向望来的脸上还是一副和平常一样自信满满带着些张狂的笑容,今泉却连瞄一眼鸣子的眼角眉梢都心慌意乱,只得侧过头去强行装逼:“还好,明天就能上学了。”

 

鸣子见他又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有些不痛快,却没往深里想,只是笑着调侃道:“假正经你该不是烧坏脑子了吧!?明天练习要不要我手下留个情呀?免得你追我追得摔车。”

 

今泉下意识就回嘴了:“我昨天练了一夜状态好着呢,你才是,别明天被我拉爆就哭。”话一说出口,今泉就后悔了。这会不会让鸣子想到之前高中联赛中屈居亚军的耻辱?今泉清楚,鸣子这种的性格虽然不记仇,但有了委屈也不会说出来,这才是今泉担心的地方——他知道自己应该像先前一样,保持和鸣子之间你来我往的“友好”互动,但是又有些担心自己说的话会在无意之中对喜欢的人造成伤害。

 

这不,当鸣子静下来、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时候,今泉的心也像是被悬在空中一样,他心里挣扎了一下,回过头来正要问他干嘛,就见鸣子把手伸了过来,比自己稍小的手掌钻进刘海下、不留一丝缝隙地贴在了他的额头上,熨帖得仿佛连掌纹都舒展开来了,那温度暖和中带了些滚烫,烫得今泉是心惊肉跳的。

 

鸣子好像也是第一次干这事,又用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时候今泉又偏了偏头,赶紧躲开了,声音却是带了点慌乱:“你干嘛!”

 

“唉你别动!我看看你烧坏了没有。”

 

说了这句话之后,鸣子在今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做了个让他瞬间愣住的举动——他把手撑在床上,上身稍微倾斜着凑过来了。额头贴着额头、鼻息混着鼻息、红发夹着黑发,眼前鸣子赤红的双眸中仿佛有跃动的火苗,让今泉移不开眼。下一刻,那火苗却马上熄灭了——鸣子闭上了眼。

 

今泉心里清楚他这样可能只是为着更专心地感受温度,鸣子自己在这方面知道的不多却还是改不了喜欢照顾人的品性……可喜欢的人近在咫尺、闭着双眼,对任何一个青春期中的男生来说都是惨无人道的考验。今泉甚至有一瞬间想过通过假装蹭到偷亲一下,但是又担心鸣子睁开双眼后眼中流露出赤裸裸的厌恶会终结两人的朋友关系,鸣子信任并关心着自己,但是自己却想着这种事情……正在今泉内心纠结的时候,鸣子已经坐回原处了。

 

“哎呀,完了完了”,他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咕哝着,“连怎么好好管理自己的身体都忘记了、还熬夜练习,假正经你这是绝症啊!”

 

“少胡说!”今泉还没从刚刚的想法中挣脱出来,脸上一红,只能随口斥道。

 

鸣子再也憋不住了,也借机说了出来:“我就说了,假正经你近来怎么感觉这么不正常!你倒是说说看,生病的事情都瞒我们几天了?”

 

今泉听他这么一说,知道自己反常的状况已经被鸣子看得一清二楚了,只得赶紧补救:“没,我就昨天晚上生的病。”

 

“哦?那你一定有事情瞒着我们是不是?!”

 

“没有。”

 

惨了,今泉现在才知道自己假装承认一下生病再编个隐瞒的时间可能会轻松些,可惜已经迟了,面对鸣子狐疑的目光,他的争辩显得十分苍白。

 

只是这是鸣子反而又静下来了,他支起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仿佛是在思考,不一会儿,他就重新抬起头来了,澄澈的眼睛里透出莫名其妙的冷静,看得今泉有些心虚。

 

“假正经,不如这样吧。我们在相互保密的前提下,我用一个秘密交换你的秘密,我的秘密还是和你有关的,不吃亏吧?”

 

今泉心里有些惊诧——鸣子想要说的秘密是和自己一样的秘密吗?喜欢的人是男生、两情相悦的情况还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这种好事居然真的有可能发生?

 

这边今泉还犹豫着呢,鸣子又游说开了:“你看,我先说的,你也不吃亏。我说了你可以反悔嘛,秘密憋着可是会便秘的!……啧啧啧,我真是太有才了。喂,假正经你要不要,就一句话。”

 

就一句话。

 

鸣子大概永远不能想到这句话对今泉的吸引力有多大。今泉看着眼前被倾诉欲折磨得有些不安的鸣子,心里莫名地感动,这句话就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挂在他精心照料多年却从未开花的植物枝头。紧张了这么些天,今泉此时反而觉得意外地轻松,他露出了这几天的第一个笑容,鸣子看了,也像受感染般地扬起了嘴角。

 

“一副闷骚样,假正经你看看你……唉,那我说咯!”

 

“好。”

 

鸣子故作玄虚地凑近来,脸上挂着今泉熟悉的可爱又可恨的笑容,嘴角的小虎牙给这个表情更添了几分狡黠,今泉看着他慢慢地靠近,却是移不开眼了。

 

 

 

 

 

 

 

——“我今天啊,拉了一条40厘米长的翔!!我是不是很屌!”

————————

这个写了好久……写完了好痛快2333333

好痛快!!!

泉总你满不满意2333333

评论(32)
热度(55)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