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所以回答是……

.被三次元的各种事情虐爆了_(:з)∠)_

.突发的东卷的……糖?

 

“……尽八,”

“唔呜?有什么事吗小卷?”

“你能不能,不要对着我吃饭咻……”

 
 

11区的8点,也就是0时区的上午11点,周末午休时分难得与恋人视频聊天的卷岛,无语地盯着屏幕那方的恋人小心地卷起一叉子意面。虽然带有网络视频固有的延迟和卡顿,另一边的东堂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小卷也吃嘛,你要不要试试我这边的?啊——”

“不要把食物凑近摄像头咻!”

 
 

可能是昨天晚上熬夜太久了,卷岛的太阳穴一阵一阵地痛。今天东堂反常的样子都逼得卷岛开始说教了,这种非常态的角色调换他可受不了。于是他马上就切入正题问道:“尽八,你今天怎么了咻?”

 
 

“哦哦!小卷你终于发现了!我换了个发箍哦,是不是又变美型了?”

“……”

 
 

看着屏幕上东堂兴致勃勃等待答案的样子,卷岛心里涌起一阵油然而生的无力感。

 
 

“不是,我说……你怎么会突然想跟我同时吃饭咻?”

“啊,那是因为……我近来胃口不太好,看着小卷比较下饭。”

“哈……所以你是喜欢吃海草小菜下意大利面咻?”

 
 

东堂一脸认真地对着摄像头说:“我是在夸小卷秀色可餐啦。”

 
 

卷岛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赶紧回了一句:“……你眼睛没事吧?”

 
 

东堂的画面突然不说话也不动了,就在卷岛怀疑是不是卡了的时候,东堂才重新开口:“实际上,我是想收集一些小卷日常生活的时刻。之前还在日本的时候我们就分隔异地,IH的时候除了比赛和休息之外也是只能和队友待在一起。虽说那个时候我还没告白啦,但是我也想有更多的时间和小卷在一起、了解自行车以外的小卷……”

 
 

东堂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在只有卷岛一人的小房间里响起,卷岛才觉得房间有些空。

 
 

画面里东堂少见地有些郁闷,像一个失去了心爱的玩具的小孩。卷岛看着这样的他,笑道:“你连我每天吃什么、什么时候干的是什么事都知道,还不算了解我咻?”

 
 

“可是,我想和小卷一起过!”那双平时总是意气风发的眼睛,此时执拗地望了过来。

 
 

就是这个熟悉的眼神,穿过整个欧亚大陆,从一个小岛到另一个小岛。卷岛看着这眼神,轻轻皱起了眉。他记得上次,东堂在他离开之前那天,与他鼻尖相触前,也是这个眼神。箱根万人景仰的山神,对着敌手时难得柔软又脆弱,害得卷岛甚至不敢伤心。

 
 

现在他一个人在不列颠,尽管可以想象两人相拥时肌肤的触感,却无法模拟拥吻时交换的鼻息。冬天晚上冷得走不动路的时候,每当他筋疲力尽地回来,洗完澡关上灯倒在床上,他总有那么一刹那会想起东堂偷亲装睡的自己时紧张兮兮的傻样。他一笑,又接连想起了东堂各种时候的模样,辗转想了几番后竟无法入睡,只能睁着眼等天慢慢亮起来,再继续忙新一天的事情。

 
 

“……我也是咻。”

 
 

不知不觉中,这句话脱口而出。惊觉自己可能有些消极,卷岛连忙补充:“不过我又不是不会回去,我回去的话一定会去见你的咻。”

 
 

“那,小卷要答应我,不许偷偷回来!”

 
 

“为什么咻?”

 
 

“我已经决定了,下次要从小卷落地的时候开始,一直一直陪在小卷身边!直到小卷离开。”

 
 

卷岛听了这句话,一下子笑了:“要是我不走呢?”

 
 

——“那我就,和小卷结婚。”

 
 

突然,电脑“啪”地一下被盖上了。听到电脑待机的声音,卷岛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干了什么。

 
 

东堂认真的神情仿佛通过视网膜烙印在了脑海中一般,挥之不去。卷岛深吸了一口气,把脸深深地埋进了指缝间,眼泪无法抑制地,大颗大颗地落下,在金属的手提电脑外壳上绽开晶莹剔透的水花。理智告诉卷岛,他应该马上开电脑与东堂说清楚,可一开口的哽咽,又把话硬生生地堵了回去。正在他挣扎之间,桌面边上手机震动的声音兀然响起,他抽了一口气,抓起手机打开。

 
 

“小卷你没事吧???看到赶紧回我!!”

 
 

“啊,这个笨蛋在担心我……”

 
 

这样想着,卷岛破涕而笑,想着要赶紧回东堂,斟酌了好几下,写了又删,却还是发不出去。

 
 

这时候手机又是一阵震动,东堂的新邮件。

 
 

“如果小卷不愿意的话”

 
 

没有下文,恐怕是乱按到的时候发了出来吧。卷岛可以想象出写出这半句花费了东堂多大的决心,他可不能让东堂再干等了——

 
 

“不是不愿意咻,只是不想在视频里答应你。”

 
 

在邮件预览里看到这句话的东堂,愣了愣之后,赶紧删掉了要去续那半句的话。在编辑邮件的时候,他意外地收到了卷岛的另一封邮件。

 
 

“而且下次,应该由我来说咻。”

 

评论(32)
热度(56)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