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作客

.荒坂

.其实是搞笑向(。

@EcsRin  @禁基的Ecoli 艾特一下落桑和Ecoli桑/////



烦躁,就是没由来地感到烦躁。

荒北眼前是已经成为二年生的小野田,总北的不思议酱。若不是他今天突然过来看望金城、金城又恰好不在,荒北也就不必把这位不速之客请进宿舍了。虽说一个人住的宿舍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但是跟总北的不思议酱相处却总让荒北感觉到莫名的不舒畅。

比如现在,他眼前的小野田头垂着、身体的线条绷得紧紧的。荒北眼看着他眼前装着冰百事的杯子外壁都快开始凝结出水珠了,莫名地感到着急。

“你倒是喝呀!小野田酱。”

“啊、是!对不起……谢谢荒北前辈!”

小野田显而易见的紧张让荒北更加烦躁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小野田动作机械地伸手去够那个杯子,又啪嗒一下地把杯子里的百事打翻在桌上。

眼看着褐色的液体在桌面上不受控制地蔓延开来,小野田更加慌张了。

“对不起、对不起……”

听到这断断续续的道歉,荒北终于爆发了:“够了!放着我来!!”

于是两人又陷入了开始时长久的沉默,荒北扶起杯子(杯底扣上桌子的声音都能把小野田的肩吓得狠狠一颤),又找了块抹布大刀阔斧地收拾起了现场,小野田就在原地正襟危坐地看,好几次都欲言又止。荒北看着他这小模样,气不知该往哪撒,只得憋着,就这样闷着声把一整面桌子擦得焕然一新。

洗完了抹布,荒北擦了擦手,发现小野田还是以蜡像一样的坐姿定在原地,圆圆的大眼睛望向这边的目光就像一个飘忽不定的慢速球——荒北最讨厌的类型。

“呆瓜!愣着干什么啊!?”

“没、没事,不好意思……”

被荒北一吼,小野田连忙把目光转移到眼前的空杯上。荒北看着他局促的姿态眯起了眼睛,觉得有点不对劲。

“小野田酱,你裤子湿了吧?”

“就湿了一点点,没关系的……”

“脱掉。”

 

“……啊?”

小野田眨了眨眼,感觉自己刚刚好像出现了不得了的幻听,抬头却发现荒北依旧是那副不耐烦的模样。

“啧……磨磨唧唧干什么,我又不是要吃了你!裤子脱掉,我借你新的。”

“诶、真的不用了……”

“烦死了!快脱。”

“……是。”

小野田小心地脱下了湿掉的裤子,接过荒北刚从衣柜里翻出来、还带着洗衣液香味的新裤子,就开始穿了起来。

小野田脱掉裤子的时候露出了隐藏在骑行服下的大腿上部,肌肉的线条完美地衔接着常年暴露在外的部分,有所区别的颜色却让它们显得略有不同。

这就是那双带着总北的队服、以单纯又可怕的高回转数冲过终点的腿啊,看起来意外地普通。

亲眼见证过这双腿创造的奇迹,荒北除了觉得不甘心之外,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小野田酱真是、一点肉都没有。”

这样想着,荒北伸手捏了一把小野田站着的那条腿。

 
 “啊!”

这下可不得了了,小野田惊叫一声,脚一滑就踩到了刚才换下来的裤子上,身上穿到一半的新裤子又绊住了小野田的腿,以致他失去平衡。荒北只来得及退开一步,就被整个身子都砸向自己的小野田带了下去。

两人一下子跌坐在地(声音响得后来隔壁宿舍的人都过来询问当天状况),小野田的小脚趾在此期间正正磕到了桌腿边缘,简直是雪上加霜。结实耐摔如小野田,来这么一下也是受不了。他当下视野一模糊,眼泪就涌出来了,整个人疼得一下子趴荒北身上没能起来。就在这几秒钟的时间里,伴随着一个两人都无比熟悉的声音,门打开了——

“荒北,听说小野田在你这……”

……

“对不起,打扰了。”

 

当天,荒北用了好一会儿才给金城解释清楚为什么小野田会挂着半条裤子泪眼朦胧地趴在他裤裆的位置。

至于小野田升上洋南之后,一段时间内看到荒北房间里的桌子都心有余悸,那就是后话了。

评论(28)
热度(38)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