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伤疤

.忍不住摸了条鱼

.所以你们是换衣服的时候裸着上身抱到了一起吗请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畅快淋漓地比完一场,换衣服的时候,小野田才发现真波胸口有一道伤疤。

“这个啊,是小时候做手术留下来的。”

真波笑道,却见小野田静静地望着这伤疤,皱起了眉。

真波眨了眨眼,伸出手在小野田面前晃了晃:“……坂道君?”

“啊、不好意思……”小野田如梦初醒,连忙移开了视线,又怯生生地问道,“那个……我可以摸摸吗?”

“可以哦。”

真波笑着应允,大大方方地走到了小野田面前。伤疤像一只肉色的蜈蚣,趴在真波肤色均匀的胸口上显得有些突兀,它随着真波的呼吸平稳地浮动,像是什么活物一样,触目惊心。

小野田伸出手,迟疑地张开手指触碰着这条小小的山脊。小心翼翼的触摸带来的痒意让真波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却听见小野田轻声问道:“……一定很痛吧?”

真波看着小野田的发旋,突然有些想吓吓他。

“很痛哦。做手术的时候我害怕得要死。浑身粘满各种仪器,被刀子划来划去,好像自己是个死物一样。啊,做完手术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只能待在医院,疼得睡不着也吃不下饭,动都动不了……”

说着说着,真波感觉小野田的动作停下来了。

 
“坂道君?”

小野田顿了顿,才说:“真波君真勇敢。如果是小时候的我,一定会吓得半死不敢去做的。而且真波君现在这么厉害,根本看不出来原来身体很弱。”

真波倒是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嘛……其实当时上了全麻,也没有很疼。坂道君别夸我啦,你再夸下去我说不定真的会飘到天上哦?”

“不过我刚看到的时候,还是会有‘如果能够陪在真波君身边、帮忙分担点什么就好了’这样的想法……”

小野田的手掌渐渐舒展开来,覆上了那道骇人的伤疤,与掌心贴合的温热皮肤及其底下恒定的心跳,清晰地证明着真波山岳的存在。

小野田此时又像想起了什么一般,急忙说:“呃,不过如果真波君很讨厌这样自以为是的想法的话……”

“唔,是有点讨厌哦,像是在可怜我一样其实也无补于事。”

 
真波认真的回答让小野田有种想咬舌自尽的冲动。小野田正想把手移开向真波道歉,真波的手却把他的手牢牢地按在了胸前。

感觉到手掌下真波的心跳正渐渐加速,小野田憋红了脸,不敢抬头。

“不过是坂道君的话,我不讨厌,因为,‘如果能更早认识坂道君就好了’什么的,我也时常在想。”

“嗯!我、我也是……”

小野田鼓足勇气的回答有些结巴。此时,真波感觉这阵十年前的疼痛,又在以另一种让人窒息方式,密密麻麻地覆盖上自己的心脏。

 

评论(4)
热度(65)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