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生日蛋糕什么的最讨厌了

.是坂道君的生贺也是阿闲 @雪国 点的爬坡组一家~

.好像之前也有一位大大写过东卷领养山坂的设定,超可爱的!不过这边找不到那篇文了所以没法附上地址和艾特作者……不知道算不算侵权,抱歉TvT……希望告知

.社会人东卷领养幼山坂(5岁)的设定。因为同年出生所以真波比坂道要小几个月。

东堂:算起来的话,真波要称小野田为哥哥哦。

真波:诶,可是坂道君就是坂道君啊……

(后来真波使坏或者撒娇的时候会称坂道君为哥哥,导致坂道君一旦被叫哥哥就束手无策www)

.荒北北开蛋糕店(。),虽然看起来很凶但是送货到幼儿园的时候意外地很受小朋友欢迎?属于拿小孩子没办法的类型。

.没写出来的设定:新开开是幼儿园老师,不仅受全班学生喜欢还是女生们的梦中情人(不愧是罪孽深重的男人),会和小朋友们一起养兔子,是荒北店里的常客

.吹牙膏盒是真的有声音的!打开一边对着吹就会发出“嘟”或者“呜”的声音。我可喜欢玩这个了(。

 

 

 

 

 

 

 

 

明天就是周末了,东堂尽八把自家的两位小朋友从幼儿园接了回来,在幼儿园闹了整天,两个小家伙还是精力充沛。吃过饭洗完澡,看完电视进了房间,真波还在床上蹦哒。东堂看到坐在床边差点被颠下去却依旧乐呵的小野田,不禁捏了把汗,赶紧把真波这熊孩子叫了出来。

 

“真波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哦——”

 

真波拉长声音应了一声,手脚并用地爬下床跑了出去。反应慢半拍的小野田这才从床上滑了下来,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就要跟着真波出来,听到东堂说“眼镜君你先待在房间里吧,不用跟出来”,嘟囔了一声“好的”,就灰溜溜地回去爬上床了。

 

“东堂桑——有什么事吗?”

 

东堂看了一下房间的方向,确定小野田没有跟出来,才严肃地对真波讲:“真波,明天是眼镜君的生日哦。”

 

“诶?!”真波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了,“我要跟坂道君玩!坂道君也喜欢爬山,我们去爬山吧!去爬山!”

 

“不可以哦。”

 

“为什么嘛——坂道君也会喜欢的!”

 

真波皱着眉,东堂却说:“我昨天跟荒北说了一声,明天刚好也是小卷出差回来,我们白天去店里一起做个蛋糕,晚上一起开生日party怎么样?”

 

真波还是闷闷不乐:“可是我想和坂道君一起……”

 

“嘛,你就不想明天跟我一起去、给他个惊喜吗?”

 

“那坂道君呢?”

 

“先瞒着,你今天晚上也不许告诉他啊。”

 

这是真波第一次被要求着要保守一个秘密,刚开始他还有些不情愿,可想起东堂说的话,又隐约地期待起来。

 

回到房间之后,真波和小野田都没有说起这件事。

 

“晚安,小不点们。”

 

“东堂桑晚安~”

 

听见床铺的方向传来异口同声的回答,东堂顺手关上了房间里的灯。门阖上后,小野田忍不住悄声问道:“真波君,东堂桑刚刚跟你说了些什么?”

 

“唔……”

 

这是可是自己第一次对小野田撒谎,东堂可没有教过他应该怎么说。真波慎重地考虑着,终于选了一个自己认为小野田也会讨厌的理由。

 

“东堂桑说要带我去医院,可能要打针……对,还可能会开很多很苦的药。”

 

话还没说完,真波就感到自己的手在被窝里被握住了,转头就看到了小野田温柔的目光。

 

“我想陪真波君一起去。”

 

真波心里一动,竟有些心虚。

 

他从前在孤儿院里的时候身体就不太好,所以迟迟才被领养。小野田是他在孤儿院里最好的朋友,为了留下来陪他,也拒绝了几个领养人,直到他们遇到了愿意把他们一起领走的东堂和卷岛。

 

想起这些,真波忍住悔意,才开口问:“坂道君不是也很讨厌医院吗?”

 

“可是,我也讨厌让真波君一个人去医院。真波君觉得难过的话,我也会难过的。”

 

有那么一瞬间,真波觉得惊喜啊生日啊什么的都不重要了,只要不让坂道君露出这么寂寞的表情,怎样都好。

 

真波捏了捏小野田肉乎乎的小手,想到与东堂的约定,还是没有说出实情。

 

“没事的,东堂桑会陪我去的。医院那种地方,一点都不好玩。坂道君就在家里等我回来吧。”

 

小野田犹豫了一会儿才点点头:“那,真波君要快点回来,快点好起来,我们再一起玩。”

 

“嗯!”

 

“真波君晚安。”

 

“晚安,坂道君。”

 

感受着交握的手中来自彼此的暖意,两个小家伙渐渐沉入了梦乡。

 

 

 

————

 

 

 

“嘟——嘟——”

 

清早,小野田还踩着小板凳刷牙,还带着一嘴牙膏泡沫的真波就跳下了板凳,吹着新牙膏的盒子发出响亮的声音。

 

听到洗手间传来的声音,正在做早饭的东堂朝那边喊了一声:“真波!记得洗脸!”

 

“嘟————”

 

“这熊孩子也不知道听见了没……算了。”

 

卷岛出差期间,东堂无比深切地感受到了又当爹又当妈的辛苦。他把煎得漂亮的三个荷包蛋摆到三个盆子里,摆好配菜、倒上热牛奶摆到桌上。

 

两个小朋友很快就洗漱完毕坐到了桌边。真波小心翼翼地用塑料勺子戳着荷包蛋软软的蛋黄,小野田则乖乖挖下了一小块荷包蛋塞进嘴里。

 

“下午我跟真波出去一趟,眼镜君你要好好看家。小卷今天回来,他有钥匙能自己开门。你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啊。”

 

“是!”小野田放下玻璃杯,带着嘴边一圈发白的牛奶印,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整个上午就像一般的周末一样,小朋友们满屋子玩,偶尔静下来一起看小野田喜欢的动画DVD,东堂偶尔给卷岛打电话,吃过午餐之后,就到了东堂和真波出门的时候了。

 

“我们出发啦,眼镜君。”

“走咯,坂道君。”

 

“嗯!路上小心!”小野田在玄关看着东堂帮真波整理衣着,东堂刚刚放手去拿包,小野田就凑上去抱住了真波。

 

“真波君不要害怕……回来我们再一起玩。”

 

真波点了点头,心里有些疙瘩,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好就这样静静地回抱着小野田。

 

小野田在放开手的时候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真波低头拉起了小野田的手,却不敢看小野田的眼睛,直到东堂把自行车从庭院里推了出来,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与小野田再次道别,真波闷闷不乐地坐在东堂的自行车后座上,东堂骑得又稳又快,迎面刮来的风吹得真波头顶的呆毛一晃一晃的。

 

他小声地嘟囔:“东堂桑,我想坂道君,想回家了。”

 

“什么?”

 

自行车后座上隐约飘来了真波的声音,听不清楚的东堂回头问道。真波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没什么……”

 

很快俩人就到了蛋糕店里了,东堂把车停好,把真波抱了下车,对着店里喊了一声:“荒北,我们过来了。”

 

里面传来一声回应:“自己进来!”

 

随着东堂一起踏进飘着香味的蛋糕店,真波一看到柜子里琳琅满目的蛋糕就走不动路了,直接趴到了玻璃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看。

 

“东堂桑——我们可以做这种的吗?”

 

“可以啊~让荒北教你,他都会。”

 

“哦哦——”

 

荒北端着一个烤好的戚风蛋糕走了出来,刚放下就看到这只刚到自己膝盖的小家伙兴致勃勃地粘在玻璃上。

 

“喂,真波,不要把手贴到玻璃上,会留下指纹的。”

 

“这些都是荒北桑做的吗?好厉害,看起来好好吃——荒北桑手真巧!”

 

“啧,夸我也没有用啦!真不知道你这家伙像谁。”

 

东堂在一旁自豪地捋了捋垂下的额发:“又能说善道又美型你说像谁?”

 

荒北直接无视东堂,从里面包起一个抹茶泡芙递到了真波面前。

 

“这个给你,不要变成像东堂一样烦的家伙。”

 

“哇~谢谢荒北桑~”

 

“你们两个不要无视我啊喂,我才不烦!”

 

“你们自己到里面去吧,材料都在里头,你昨天说过有食谱就好了我也把食谱放里面了,有什么不明白的话先出来问我。不许搞坏东西!”

 

被这样嘱咐过后,一大一小的两位美型走进厨房。真波手捧着吃了一半的抹茶泡芙,深深吸了一口厨房里蛋糕的香味,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我!活着!”

 

东堂也围上了围裙挽起袖子:“好,那我们就开工了!”

 

接下来厨房里发出的一系列乒乒乓乓的声响让在外面裱花的荒北屡次手抖,终于,他忍无可忍地围上了一旁的围裙走进了厨房。

 

“你这家伙!把我的厨房搞成什么样了!”

 

只见一片狼藉的作坊里,脸上粘着奶油和面粉的东堂顶着一头问号钻研着食谱,一点都不像平时那个龟毛的美型。真波踩在小板凳上自己玩自己的不亦乐乎,舔了舔手指上的奶油,又伸手去够离他有点远的草莓。眼看着这熊孩子就要碰倒旁边的牛奶,荒北眼明手快地把他一把提了起来。

 

“荒北你来得正好!帮我看着点,我搅完这个就……”

 

东堂放下食谱,边说边按下了手中的电动打蛋器,“嗡”的声音一响起,一手提着真波的荒北瞬间感觉脸上猝不及防地糊上了迎面飞来的一小坨面糊。

 

——“东——堂——!!你给我把打蛋器按好再打!!!”

 

 

 

————

 

 

小野田午觉一觉睡醒,揉了揉眼睛从被窝里钻出来。

 

“真波君?”

 

轻轻喊了一声自己熟悉的名字,等到声音消散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他才发现身边没有另一个小朋友的身影。

 

对啊,真波君今天和东堂桑去医院了……

 

这时候的小野田才后知后觉想起这件事。

 

不知道真波现在怎么样呢?是不是在排着长队等着看病?还是已经在打那种拖着长长的尾巴、要打很久而且不能动的针?不过有东堂桑在旁边,应该没事吧?

 

这是小野田被领养之后第一次一个人看家,之前无论是上幼儿园还是回家,甚至连洗漱睡觉都是和真波在一起的。真波总有无穷无尽的新奇点子,和真波一起的每一秒对小野田来说都是新鲜的。一下子离开了真波,让小野田有些茫然,而想起真波生病时闷闷不乐的样子,小野田又希望真波能够赶紧好起来。

 

“……不能打扰真波君,我要好好看家!”

 

就这样决定了!小野田坂道坐在床上,开始认真思考看家需要做的是什么事情。

 

小野田这时候想起了他看过的为数不多的电影。在电影里,看家好像是一项很艰巨的任务,总是有一些坏人想要来家里偷东西,电影里的主角们都能够设置各种各样新奇好玩的陷阱,化险为夷。

 

这可怎么办呢?

 

小野田这下子发起愁来了。他那么笨拙,可没办法设计出那么厉害的陷阱,坏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如果卷岛桑、东堂桑还有真波君回来发现家里的东西被偷了,一定会很难过的。

 

事不宜迟,先把能做的事情做好吧!

 

小野田下定决心要好好完成东堂桑交给自己的任务。于是他穿着小企鹅拖鞋一路小跑到饭厅,努力把有一个半自己高的椅子拖到了玄关,把门给顶上。喘着气歇了一会儿,他又抱着小板凳咚咚咚地跑到家里的门窗下面,踩着板凳把窗户都给锁上了。有些地方得爬上桌子才能上锁,这可难不倒小野田!他以最快的速度把窗都挨个锁好了,出了一身汗,正呆在客厅里休息。

 

“这下子应该……可以了吧……”

 

“叮咚——”

 

这时门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吓得小野田浑身一僵,大气都不敢出。他小心翼翼地挪到了玄关边上,门铃却像知道他的动向似的,又拖长了声音“叮——咚——”地叫了一声。小野田鼓起勇气问道:“是、是谁——!”

 

“叮咚——”

 

按门铃的人像是没听到似的,继续按着门铃。

 

小野田更害怕了,想起自己好好看家的任务,又鼓起勇气凑近门边,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才隐约听到了一些声音。

 

“假正经……没人……”

“笨……那个……可以说话……”

“我去按……”

“……好重、下来……”

 

“啪嚓”的一声把小野田吓了一跳,随后响起的带着机器质感的声音却让小野田喜出望外。

 

“喂喂!小野田君!我是鸣子,来找你玩——!”

“……我呢?”

“虽然不太想说,不过假正经这家伙居然学我过来找你了,他也在,你可以勉强让他进来——”

“快下来……谁学你了你才学我……”

 

虽然今泉的声音听不太清,小野田却一下子明白了——是班里的好朋友来找自己玩了!他喜出望外,喊了一声:“今泉君、鸣子君!我马上给你们开门!”

 

随后他爬上了堵在门口的从饭厅搬来的椅子上,刚好可以够到门把手,他开了锁掰下把手,推开门就看到叠在今泉的肩上摇摇欲坠的鸣子。

 

于是三人费了点劲才进到了屋子里。

 

“小野田君,你把椅子搬到那边干什么?”

 

鸣子在玄关踢掉了鞋子,第一个踩了进来。

 

“啊、那个……我在看家……”

 

“咔咔咔!我懂我懂!就是那个、馅饼对吧!”

 

“……是陷阱。”

 

今泉有些无语,揉了揉被鸣子压得有些发麻的肩。话说小野田家里的门不是向外打开的吗?那里面放椅子好像也起不了作用吧?

 

“稍等一下,我去拿吃的。”

 

眼看小野田一溜小跑跑进厨房,今泉把到了嘴边的“不用了”咽了回去。不一会儿,小野田就拿了一包仙贝和三个杯子出来,又从旁边的点心柜子里拿出了一瓶宝矿力。

 

“宝矿力可以吗?”

 

小野田抱着那瓶宝矿力,脸上就差没写上“有朋友来了好高兴”这几个字了,今泉看在眼里,默默地点了点头。

 

“啊,有橘子汁吗……假正经你干嘛踢我!”

 

好了,宝矿力,全票通过。

 

接下来三只小朋友就围着桌子,喝着饮料嚼着仙贝商量起了看家的作战计划。

 

鸣子兴高采烈地提议:“我们再来设计点馅饼吧!”

 

“是陷阱。”

 

“怎么样都好啦!”

 

“那……我们要做什么呢?”小野田虚心求教。

 

一看小野田认真的样子,鸣子开始来劲了。他比划着说:“比如,我们可以设计个会‘砰——’地弹坏人一脸面粉的东西……”

 

“家里的面粉好像用光了……”

 

“那就搞个能够‘啪——’地把臭鸡蛋糊在坏人脸上的东西……”

 

“啊……不过家里只有好的鸡蛋……”

 

这下鸣子陷入了深思:“只有好的鸡蛋啊……好的鸡蛋应该拌在热腾腾的白饭里,坏人的脸就算糊上好的鸡蛋也不会变好吃啊……”

 

那就不要做啊——今泉在心里默默吐槽。

 

鸣子没苦恼多久,一拍就桌子站了起来。

 

“我还有一招!”

 

“什么?”

 

“我们来看电视吧!”

 

鸣子认真地说出了有史以来让今泉最无力吐槽的话。

 

“可是……为什么是看电视呢?”

 

对!我也觉得不对!——今泉向小野田发射了一发赞同弹。

 

“因为这样坏人就会以为屋子里有人、不敢进来了!”

 

居然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今泉莫名地生出了一种被打败的耻辱感。

 

怎么说呢,大概就是跟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的、在实验中发现自己对数字的瞬间记忆能力比不上猩猩的人感觉差不多吧。

 

最后,今泉也就跟着高高兴兴的小野田和鸣子看电视了。他咬了一口仙贝,才模模糊糊地想到,其实屋子里有人,他们不用假装有人。

 

听见熟悉的《LOVE☆公主》的op响起,今泉决定先好好看电视,别管这些。

 

待《LOVE☆公主》的ed播放完毕,今泉才发现已经到了要回家吃晚饭的时候了。趁小野田还沉浸在刚才的剧情当中,今泉悄悄捅了捅鸣子,给他使了个眼色,鸣子才意识到他们俩过来的最初目的。

 

“小野田君!这个给你!”

 

小野田还没反应过来,手里就被鸣子塞了一架红色的纸飞机。

 

“这个是!鸣子大爷特制的,天下第一的最强战斗机!这个颜色绝对拉风炫酷、引人注目!”

 

“哇!谢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鸣子会送礼物给自己,不过小野田还是很高兴。

 

今泉在心里吐槽“这种颜色会很容易被击落吧”,也掏出一个圆圆的扭蛋、快速塞进小野田手里,嘱咐道:“等我们走了再打开来看吧。”

 

小野田端详着手上的扭蛋,里面的东西被一层纸包裹着看不清楚,不过他还是朝今泉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谢谢今泉君,我会好好珍惜的!”

 

“那我们就先走啦,在幼儿园再见吧!”

 

“要注意安全,坂道。如果有坏人过来就报警。”

 

捧着礼物把两位好朋友送到了门口,小野田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意。

 

“嗯!今天谢谢今泉君和鸣子君陪我看家!回去的路上要小心啊!”

 

走到门外,今泉和鸣子悄悄地对对方使了个眼色。

 

“预——备——”

 

““小野田君/坂道!生日快乐!””

 

诶……?

 

来自朋友们的祝福让小野田愣住了。

 

“今天是、我的生日?”

 

“是啊!”鸣子笑得灿烂,“我们听金城老师说的!大家都在商量着回去给你补个生日会呢!”

 

今泉见小野田还没反应过来,赶紧睨了鸣子一眼:“你怎么就说出来了……”

 

鸣子这才意识到,只得撇开视线装作若无其事:“好吧,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嗯!谢谢你们……”

 

说什么好呢?小野田现在脸上是微笑着的,心里却泛起了淡淡的酸涩。和今泉与鸣子道别后,他看着自己的两位朋友挥着手消失在街角,自己一个人回到了空荡荡的屋子里。


太阳下山了,街上也没有了多少行人。他把礼物放到玄关,爬上了凳子锁上了门。密闭的房子有些阴暗,关上门后小野田爬下了椅子,独自面对着屋子里黑黢黢的各个角落。明明大家都在家里的时候,房子里总是暖融融的,现在的房子却变得冷冰冰的,里头好像栖息着会把他一口吞掉的怪物。


小野田现在极其盼望着熟悉的钥匙响动的声音,想听到真波君、卷岛桑或者东堂桑说“我回来了”,他不舍得离开玄关,却又怕会有坏人从玄关破门而入。

 

“……我要、好好看家。”

 

小野田悄声地给自己打气,说完却有种想哭的冲动。


往年在孤儿院里,大家一起办的生日会总是热热闹闹的,真波君也会一直陪着自己。来到这个家以后,小野田每天都过得很开心。东堂桑和卷岛桑虽然是两个很不一样的人,但是他们都很关心自己和真波君。他和真波君在这里有了自己的房间、又在幼儿园认识了许多新的朋友,每天回来还能和东堂桑和卷岛桑一起吃饭。真波君还是和自己这么要好……

 

明明已经很高兴了,可是为什么,现在会想掉眼泪呢?

 

“卷岛桑、东堂桑……”

“真波君……”

 

小野田吸了吸鼻子,在漆黑的屋子里,靠着门缓缓坐了下来。

 

————

 

在厨房里忙碌了半天,东堂看着桌上的成品终于松了一口气。

 

“终于完成了,像我一样美型的蛋糕……”

 

“唔……坂道君喜欢的公主不是这个颜色的……”全程负责在一旁添乱的真波趴在桌子上嘟囔着。

 

“啧、怎么样都好啦,你爸差点把店里的烤箱弄坏我还没跟他算账呢。”全程负责技术指导的荒北第一次有做完一个蛋糕好像老了十岁的感觉,“我说你这家伙,不是说你很会做菜的吗?做个蛋糕有这么难吗?”

 

真·负责人东堂马上对此现象作出解释:“西式料理是小卷的负责范围,我在家做的都是正宗的传统料理!”

 

“我管你……我都快收工了你快回去。”荒北身心疲惫地把蛋糕端出去包了起来,顺便还在袋子里面放上了一小罐奶油曲奇和一罐百事,“这个是给小野田酱的,帮我跟他说声生日快乐。”

 

把蛋糕接过来放到后座上的真波怀里,东堂爽朗地笑道:“好,我也先代我家小眼镜给你道声谢谢啦!”

 

“我们走啦!”

“唔……荒北桑再见。”

“啊,路上小心。”

 

斜阳中,东堂骑得依旧很稳。晚风吹得真波昏昏欲睡,小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迷迷糊糊中听见东堂说“到家了”,才揉揉眼转醒。

 

东堂把真波抱下车,真波则抱着有点大的蛋糕盒站在旁边等东堂掏钥匙开门。门缝里没有透出熟悉的光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真波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迎面倒来——“坂道君!”,他马上清醒过来、伸手接住了倒向自己的小野田,在听到“啪”地一声之后,才发现蛋糕盒砸到了地上。

 

蛋糕盒还是完好无损,里面的蛋糕却不知道怎么样了。

 

“……哎呀。”

 

真波吐了吐舌头,抬头望向东堂。东堂无奈之下只得叹了口气。

 

“……算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先进去吧。”

 

 

————

 

小野田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己柔软的床铺上,紧闭的房门外透着熟悉的客厅的灯光,还隐隐飘来熟悉的饭菜的香味。

 

“真波君……”

 

“我在呢。”

 

呢喃时,小野田感到自己的手被熟悉的触感捕获,转过头就看到昏暗的房间里,真波正坐在床的另一边看着自己。

 

“……太好了。”

 

“我刚刚好像做了一个梦,我一个人看家,今泉君和鸣子君来找我玩、陪我看家、还祝我生日快乐。我们玩得很高兴,但是你们都不在家——东堂桑、卷岛桑和真波君都不在……”说到这里,小野田握紧了手中真波的手,“今泉君和鸣子君回去了,我有点害怕……不过醒来之后看到真波君,我就一点都不怕了。”

 

小野田脸上满足的笑容仿佛能把整个小房间照亮,真波却感觉心里仿佛被使劲拧了一下一般,疼得难受。

 

“不是梦啊……那,真波君的针口现在还疼吗?有没有感觉病好了一点?”

 

“坂道君,对不起……”

 

“嗯?”

 

真波捏了捏手中小野田的手,低着头不敢看小野田的脸。

 

“其实今天下午,我没有去医院。东堂桑和我去找荒北桑帮忙,一起给坂道君做了一个蛋糕,然后刚刚进门的时候,我还把蛋糕给摔坏了……”

 

真波越说越小声,他怕他说得越多,小野田就越生气,却也怕自己一旦停下来,就会轮到小野田说出责备他的话。他嗫嚅着,还是给这段折磨人的陈述画上了一个句号:“第一次骗了坂道君……对不起。”

 

“……”

 

真波听见小野田窸窸窣窣地坐了起来,他有些紧张。

 

他记得之前在孤儿院里、他不知怎么地就惹小野田生气了,那大概是他见过的小野田最难过的时候了——他又伤心又生气,看得真波心慌,直求小野田打他骂他。小野田伸了伸手又缩回去,最后也只是敲了他一个不痛不痒的板栗,敲完之后还给他揉了好久。他悄悄看小野田的表情,拧着的眉头表示他恐怕还是在生气的,可是那时候他眼睛里透出来的无奈和心疼,让真波现在都忘不了。

 

“真波君……真的没有生病吗?”

 

“嗯,没有。”

 

小野田这才松了一口气,牵起了真波的另一只手。

 

“那就好了!谢谢你们,我真的很高兴。”

 

小野田没有责备他,真波却觉得更难过了。

 

“可是,今天让坂道君一个人看家了,而且我还把蛋糕摔坏了……”

 

“没关系!”小野田笑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真波君、东堂桑还有卷岛桑一起吃那个蛋糕。”

 

“其实我觉得,现在的我能够和真波君、东堂桑和卷岛桑在一起,已经是每天都像过生日一样高兴了。现在真波君没有生病、我又可以和真波君一起玩、一直一直都和真波君在一起,这已经是像做梦一样了。”

 

“所以,真波君,不要难过。你能够平安地回来,就已经是我最棒的礼物了!”

 

两人正说着话,这时,房间外面的玄关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我回来了咻。”

“欢迎回来,小卷!我想死你了!”

“我买了蛋糕,坂道呢?”

“眼镜君在房间里睡觉呢。我也做了蛋糕!和真波一起去荒北那边做的。做好的时候可美型了,虽然回来的时候摔了一下不过味道我还是有自信的!待会一起尝尝吧?”

“好。饭做好了吧?我去叫坂道。”

 

“是卷岛桑!卷岛桑回来了!”

 

听见卷岛的声音,小野田就像听到主人脚步声的小狗一样雀跃,就差竖起的耳朵和摇个不停的尾巴了。真波怅然若失地看着小野田兴冲冲地爬下床,跑了两步才发现没穿拖鞋,又折回了床边。

 

“真波君也一起来吧,我们一起出去吃饭!我可想尝尝你们做的蛋糕了!”

 

小野田一笑,真波却又感觉什么都不重要了。

 

“好~我们一起出去吧!”

 

真波下了床穿上鞋,小野田已经在一边等着了,两个小朋友相视一笑,小野田牵起真波的手,踮起脚尖打开了门。

 

“回来晚了咻……生日快乐,坂道。”

“生日快乐哟眼镜君!”

 

“坂道君,生日快乐。”

 

……

 

 

那天晚上有两个蛋糕和一桌子菜,大家都吃得很饱。小野田对着两个蛋糕都许了同一个愿望。

 

——希望从今以后,都能和大家愉快地在一起!



——————

虽然是生贺可是写了三天才写完,这捉鸡的文力OTL

因为小时候有一次生日有差不多的经历,所以就写了。

写完也不知道说啥好了_(:з」∠)_

评论(25)
热度(95)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