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吓得我连标题都没了系列(x   以下话唠自带打码。

 

后篇:   


 

 

.@LUCKY BEAR 给艾桑的预付款,本♂篇还没有开始,以后大概会分几次更好。

.一开始就是开房真是对不起;一开始写黄就是3p真是对不起

.脑子男性向,下笔搞笑向,完全不懂含蓄两个字怎么写(错

.透支文力的结果还是渣……所以这个可能会反复改,果咩_(:з」∠)_

.ooooooooooooooc(shenmegui

.全篇内有 3p+男友衣+咬 ,荒→坂←山的协调组夹心

.让我一个全垒打把他们送回本垒(out

 

.这里是垃圾桶,进门之前请放下您的期待

.还有手机,以防报警

.故事梗概:下着暴雨的夏夜,我和我的前辈还有喜欢的人干了一炮

.本篇梗概:山坂专场

 

 

 

 

 

 

 

用搭在脑袋上的毛巾随便磨了磨头发,真波山岳用房卡打开了门,望着传来雨声的阴暗的窗外,伸手开了灯。

 

床铺的方向传来细微的呻吟声和翻身的响动,白色的棉被团动了动,小野田坂道从里面探出头来。

 

“坂道君?吵醒你了?”

 

小野田揉了揉眼睛,对着坐到自己床边的真波露出一个笑容。

 

“不,没关系……真波君洗好澡啦?”

 

“嗯,荒北前辈刚刚过去了。坂道君不去洗吗?”

 

“嘛,我有些累,睡一觉之后好多了……”

 

小野田说罢,把手伸向床头柜摸索着自己的眼镜。真波这才发现,代替湿透了的总北骑行服套在小野田身上的,是熟悉的箱学的运动服外套。

 

真波眼神一暗。这件外套是谁的,一看就明白了。

 

高中毕业之后,小野田与高一的时候相比长高了一些,看起来依旧清瘦的身材却隐藏着能够长时间维持高回转数的持久力和爆发力。现在这副躯体被包裹在码数偏大的运动服下,又隐约生出一种脆弱的感觉。真波看着小野田在宽松的袖口里伸出白皙纤细的手指,拿起圆圆的眼镜戴上,海蓝色的眼睛映出自己的模样。

 

小野田露齿一笑,展开双臂对真波说:“我背包不防水,里面的衣服都湿了,不过幸好荒北前辈借了我箱学的运动服。嘿嘿……好像运动员交换球衣!不过我的衣服还在洗衣机里就是了……”

 

刚要脱口而出的质问被不打自招的心上人噎了回来,真波对着小野田天真的笑容,又好气又好笑,伸手就摘掉了他刚戴上的眼镜。

 

“诶、真波君……”

 

小野田一急,坐起来就要拿回眼镜,却因为重心不稳一下子扑到了真波身上。感受到腰间被有力的手扶住,小野田松了一口气。

 

“谢谢……那个,真波君,眼镜……”

 

“坂道君以后要小心一点啊。”

 

“啊?”

 

小野田正被这一句话搞得莫名其妙,下一刻,就被真波用拿着眼镜的那只手拥住了。

 

“我之前在邮件里说过的、喜欢坂道君这件事,坂道君难道就没有好好考虑过吗?” 

 

“啊啊啊!真波君的头发、还没干呢,这这这这样会感冒的!我来帮真波君擦一下可以吗?”

 

看到小野田开始慌慌张张地转移话题,真波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最后却还是点了点头,默许了小野田捡起他肩上的毛巾替他擦头发的行为,落在小野田腰间的手却默默收紧了些。

 

隔着毛巾轻轻拭擦着真波的头发,偶尔也能在毛巾底下看到真波投向自己的目光,其中有清楚的不满和抗议,也透着认真和倔强。

 

内疚让小野田不敢直视真波的眼睛。当初自己收到真波君的那封邮件的时候,正在为应该如何回复荒北前辈而苦恼。两封同样内容的邮件,来自两位重要的人,他们中一个约定在这次自主练习之后再听答复,另一个则要求尽快。然而从未面临过这种状况的小野田,却鬼使神差地把后者带到了与前者约定的地方,这也无怪荒北前辈从自主练习开始就散发着低气压。

 

小野田在作出这个愚蠢的决定的时候已经做好被荒北撕碎的准备,他却没料到荒北只是抱怨了几句,就这样随他们俩去了。练习中轮流带队的时候,小野田感觉仿佛回到了一年级的高中联赛。

 

三人比起当时都成长了不少,小野田却无比希望回到当时无忧无虑的感觉。他承认,在后来的联系中,荒北给予他的肯定和笨拙的关怀时刻温暖着他;而真波身为自己最重要的对手也是无可替代……小野田想了一个晚上,才可悲地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拒绝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更没有办法作出抉择。更糟的是,从刚才的自主练习来看,他们三人现在连正常的相处也做不到了。

 

不知是不是上天对小野田叫停这种尴尬气氛的愿望作出了回应,一场及时的暴雨把他们赶进了这间旅馆。争论过后他们决定一起住进剩下的两间客房里较大的一间中。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三张床挤在一个房间里的景象。

 

突然,光裸的大腿后侧被带茧的手抚上的感觉夺取了他的全部注意力。小野田浑身一颤,小腹的位置涌起一阵陌生的热流,他又羞又急,却因为正被真波困在怀里而不敢轻举妄动。

 

“坂道君下面没有穿吗?”

 

“啊,嗯……”被突然这么一问,小野田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内裤被淋湿了,我又没有带换洗的衣服来……”

 

让小野田庆幸的是,真波马上就拿开了停留在小野田腿上的手,稍微推开了小野田。只是他脸上一如既往的微笑让小野田感到有些奇怪。

 

“这可不行,光着腿会感冒的。我有备用的骑行裤,先借给坂道君吧?”

 

“不、不用了,我等一下去洗澡……洗好之后衣服大概已经烘干了。”

 

腿上仿佛还残留着真波掌心的热度。真波把小野田的眼镜放回了床边,转身开始翻背包。小野田戴上眼镜,扯了扯下摆想要盖住双腿,却发现也是徒劳。

 

“给。”

 

“啊,谢谢……”

 

接过箱学的骑行裤,小野田又面临了一个新的难题。

 

“呃,真波君?”

 

“嗯?什么?”

 

被点到名的人依旧笑眯眯地看向这边,小野田更觉得难为情了。叫真波君转过身去会不会显得很小家子气?但是让真波君看着的话……

 

想到这里,小野田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

 

……总觉得,今天的真波君和平时不一样。

 

——“坂道君在想什么呢?”

 

真波的声音成功地把小野田从思绪中拉回了现实,小野田定睛一看才发现,真波凑得很近,近得自己连他长长的睫毛和清澈的眼眸都看得清楚。

 

小野田吓了一跳坐回了床上,又猝不及防地被真波摘走了眼镜。眼神失焦之际,小野田只感到一片柔软湿润的触觉印上了他的嘴唇,他甚至能够听到小小的“啾”的一声,嘴唇被轻轻吮吸的感觉让他头皮发麻。 回过神来,眼前真波俊朗的脸让他的心跳不禁漏了一拍。被真波专注的眼神锁定、呼吸之间尽是对方的气息……这已经够要命了,接下来紧贴耳边响起的声音更是直接把他脑中的东西炸成一团浆糊。

 

“不是在想我的事情的话,我可不会原谅你哦。”

 

把小野田慌乱的表情尽收眼底,真波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乖,坂道君,把它穿上吧?”

 

“好不好?”

 

紧贴着耳畔说完这句话,真波的舌头直接就钻进了小野田的耳朵,小野田打了个激灵,下身传来的陌生感觉仿佛要夺走自己的神智。

 

“是、是……”

 

小野田听到真波的轻笑着摩擦他的鬓发,听到自己回答的声音带上了颤抖的哭腔。直觉告诉他好像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将要发生,身体内源源不断的甘甜的滋味却要趁他无力反抗把他拖入万劫不复的泥沼。

 

 

 

 

 

 

————

 

真波os:想不到荒北前辈居然是个心机婊,一定是想看坂道君穿那件外套才带过来的。(x

 

 

 

不要问我干了什么,不要问我为什么。

你看这部分就亲了一口舔了一下多纯洁。

以后的部分大概会在小黑屋里,我考虑过之后决定用大号,光明正大作♂案。

我不做人了!坂道君!

顺便一说预定的发展是男友衣大战→避孕套大战→谁先上大战→……

 

接下来,因为学习的原因大概有大半个月都会出于更新很慢的状态;w;不过会努力写存稿的……

 

艾桑这是我的节操,请把我关到牢里(滚

评论(38)
热度(156)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