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我的舍友简直烦

*没有帅气的会长,出场的几乎都是搞笑役。受害人M岛Y介几乎没有出场。

*有黄段子,毫无逻辑可言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看下去还是需要一定的勇气……

.舍友荒北视角的东卷,被homo闪瞎的日常。荒东友情向。

.这里的东堂荒北和卷岛是同校,和原著有很大出入所以大概可以看做是架空。

.昨晚跟@雪国、 聊过之后的产物,舍友很想认识同城的阿闲于是特许我写这篇了((。

.我的舍友今天也很烦,我吃饭的时候发现这个和会长一样对自己的颜值自信爆棚、能言善道、.少女心MAX并且家里也有经济管制的舍友一条金链子戴了三年。于是我买了一罐清柠味的百事,回到宿舍呷了一口就敲起了这篇。

.文中会长的行为=40%舍友+20%舍友男友+40%杜撰;荒北的行为=80%我+20%杜撰

 

 

 

 

 

 

 

 

 

 

“唉,我真是美得像雕像一样。”

 

又来了。

 

18点20分的男生宿舍,我喝了一口百事,继续写我的论文。

 

认识这人5年多,如今我已经连白眼也懒得翻一个了。

 

这货叫东堂尽八,我舍友,男。高中时期起和我就是一个车队的,大概可以说是损友关系。今年大三这货终于如愿以偿和心上人好上了,于是本校致命(自称)爬坡选手、箱根的前山神,有了男朋友。

 

没错,男朋友。

 

稍微和这家伙熟悉一点的人都会知道,他一天24小时张口闭口不离一个叫小卷的人,省吃俭用的钱都用来充话费了——目测一天以内能给那位小卷打不下30次电话,还喜欢用来电记录刷屏——烦起来堪称反人类反社会级别。作为他舍友,我甚至都有点可怜起那个小卷来了。

想当年高中时我随口一问就被他逮住科普他和那位小卷的恩怨情仇(要是他的粉丝俱乐部见到他这副手舞足蹈的傻样恐怕会马上解散),后来我也见过这位小卷,挺奇怪的一个人不过不坏,真心不懂为什么东堂会喜欢他喜欢到从一个神烦的池面径直堕落为一个神烦的痴汉。

 

东堂这家伙一眼看过去是挺好看的,白白净净的一张脸就算摆出不可一世的表情都能让赛道边的女生叫成一片(当然有时候我一眼扫过去她们就不叫了,妈的),就是在涉及这个小卷的事情上智商情商都会退回三岁水平。

 

这傻缺入学之后得知和小卷同校,大冬天晚上就扯上我到人家楼下去蹲点,夺命连环call想把人家叫下来当面告白,结果电话被拉黑了,这货竟然就这样在楼下不顾形象地喊起了楼。

 

“小卷我是真喜欢你啊!”

 

我默默地坐到了离他两米开外的石凳上,凭谁听到有人在男生宿舍楼下这么嚎都不会下来吧。目测那个小卷已经哭晕在厕所了。

还好大二暑假我们去海边骑了一轮回来之后他俩就成了,要不现在东堂大概还会继续拉着我分析小卷喜不喜欢他,我是当真不想再回到那段日子了。

 

因为这家伙家里恪守男孩要穷养的方针,所以导致这货一脸穷样,月底常常自嘲为贫穷贵公子,估计如果还没有名草有主的话今年二月会像往年一样靠女生送的巧克力度日(今年他大概是不会收了,不知道他心痛不痛)。

 

因此在东堂谈恋爱之前,我和东堂之间是这样的。

 

“荒北荒北,我们明天下课出去浪吧。”

“行啊,你有钱吗?”

“……算你有种。”

 

虽然我总是爱这样挤兑他,不过最后我一般都会借钱给他。因为一旦出去大概会发展成这个状况。

 

“荒北荒北……我想给小卷带这个!QAQ不过这个太贵了……”

“……你看着我干嘛!行行行借你钱就是了!下个月还清。”

 

当然如果真的下个月还清他大概要吃一个月的方便面,所以下个月总是顺延到下下个月,以此类推。

 

强行装逼不是他最烦的地方,很多时候这货比女生还女生。

 

“宿舍百事喝完了,我进去看下。”

“快点出来啦,超市里面的冷柜好冷啊。”

“妈蛋,大冬天就穿一条裤子不冷死你才怪。”

“穿两条像你一样一点也不美型!”

“你这呆瓜冷死算了= =还美型”

 

有一次这家伙还趁店员不在从模特身上摘了一顶五颜六色的帽子往自己头上扣。

 

“荒北,你看我美不美。”

“美美美美得像只鸡= =快点放回去!”

 

谈恋爱之后,这家伙隔三差五地就往小卷那栋跑、拖着小卷去骑车逛街什么的。宿舍里没这么闹腾了,有时候我也挺怀念的。不过他一回宿舍之后绝逼会更烦。

 

比如开学第一天晚上。

 

“小卷对我!!用表情了!!第一次!用动态表情诶!截图截图……妈呀太可爱了、不行这样没法表现出是动态表情——荒北!手机……”

“闭嘴!!手机在桌上!老子要睡觉!”

 

又如前天晚上。

 

“荒北,小卷不肯把他的密码解释给我听。”

“你丫怎么问人家要起密码了= =”

“就是偶尔看见的才问的,小卷死活都不肯说。”

“啧,有什么好解释的不都是生日吗!”

“不,小卷的密码不是他的生日也不是我的生日,我问他他就是不肯说!怎么办好担心小卷出轨。”

“谁他妈肯把密码告诉你啊!不要老是怀疑人家好吗!”

 

几乎每晚宿舍卧谈会的话题都是围绕着小卷进行的,有一次我忍不住了。

 

“我们就不能像别的男生宿舍一样聊点别的吗!”

“也对,万一你喜欢上小卷了那就惨了,因为小卷这么喜欢我你一定不会有机会的。”

“……刚刚你不是还怀疑他出轨来着吗= =”

“你死心吧,就算小卷出轨对象也不可能是你的。曾经沧海难为水啊。”

 妈的。

今天我们下课之后,因为卷岛(就是那个小卷)还没下课又不肯让这斗笔在教学楼下面喝西北风等他,这家伙一气之下就把手机扔到宿舍死皮赖脸地跟我去训练了。我刚好带着手机他没带,于是这斗笔无论直道弯道上坡下坡全程追着我要手机来发邮件给小卷——我已经好几次跟他说回去之后他绝对马上就会收到卷岛的邮件了,最后只能尽力甩开他。这么身心疲惫的练习我还是第一次进行。

 

练习完毕东堂貌似终于放弃了。回去的时候我俩在学校慢悠悠地骑了起来。路过人工湖边才发现有一排石凳上方的棚子挂满了绿萝。

 

“不觉得这里很适合装逼吗。”我用眼神示意东堂看那边。

“嗯,也很适合幽会。”东堂点了点头,“比如男方在这里掏出了KY,另一个男方……”

“……你还是说甲方和乙方吧。”基佬真可怕。

“甲方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KY!乙方脱下了裤子!”

“那就甲方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套。乙方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

“飞机杯!!然后他们就面对面地撸了起来。”

“毛线!!!”

 

“话说东堂,你觉得两个人隔着玻璃亲怎么样。”

“唔……玻璃上应该有个洞,正好可以让『哔——』通过。”

“想不到你丫好这口……那单向透光的玻璃怎么样。”

“哦哦,是那种一边能看到一边看不到的玻璃对吧?我在这头,小卷在那头。呜、小卷害羞的表情真是一想起来就……荒北你突然加速是闹哪样!”

 

总之谈恋爱之后,这家伙比谈恋爱之前更烦了。我至今还是时不时会后悔为什么上一个夏天我被海边的阳光晃得头晕了竟然鼓励他再次告白。我也没想到这回卷岛会干脆地答应下来。

现在想起来,也许大一的时候,东堂喝醉了一般地豁出去冲176栋喊卷岛的名字、卷岛穿着睡衣趿着拖鞋从177栋下来却只得哭笑不得地躲起来的时候我已经明白了,有些事情,或迟或早都是会成的。

 

浴室传来了东堂的哀嚎:“啊啊啊啊荒北我们明天要考试啊——”

“你嚎毛线!劳资明天期末展示!”

“你做什么展示?”

“啧,就是那个……”

“啊————!!”

“……= =”

“唔,这个热水好烫。”

 

……突然觉得其实卷岛顾着这傻缺也是挺辛苦的。

还能怎么样?祝他们百年好合呗。

 

 

 

 

 

 

 

 

 

 

 

——————————

 

好像是我的第一篇纯东卷短篇……

百事汽比较多而且比较甜,但是清柠味还挺好喝的,不过个人还是更喜欢菠萝啤(无酒精那种)

美得像雕像是舍友原话,我说过她跟东堂像之后丫还问我东堂是怎么夸自己的OTL

跟她在一起每分每秒都是段子。

还能怎么样,祝他们百年好合呗。

落笔的一刻响起舍友的哀嚎:“他真的不找我——”

我爆笑出声,她恼羞成怒:“干嘛!你一直在数我说了多少次是不是!”

“拜托!我真的没空管你啊!”

顺便一说致命爬坡选手捏他的是知名……舍友经常自称本校致命主持人……

评论(31)
热度(103)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