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Boom Clap!

 

 

 

 

.因@芹菜菜芹 太太的乐队paro//////开出来的脑洞短篇

.拙文,内有私设和bug……一股脑写了一大半才发现这里写成了出道前的演出OTL还请见谅> <!

.图太棒了看了一眼之后就脑洞大开(在写的时候觉得卡壳就看一眼图,嗯,精♂神♂百♂倍)……之前找不到合适的歌、直到今天在LOFTER上听到了一首比较合适山坂的,于是就冒昧地写了出来/////

.虽然全篇主要是卷岛视角也有东卷但是初衷还是写山坂,两对都是双向暗恋

.学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交往了该怎么办

.最后那首歌是《Boom Clap》

.中文名《我炸了》(完全不对

 

 

 

 

 

 

 

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眼看着就要到约定的演出时间了。

 

keyboard小野田加入乐队之后的第一场演出,即将开始。

 

学弟这已经是第三遍检查器材了,鼓手卷岛裕介搔了搔脸颊,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上前去安慰他。

 

于是他放下鼓棒凑过去拍了拍学弟的肩膀:“……坂道。”

 

学弟像触电一般地弹了起来大声报告:“是!!器器器材没有问题!”

 

卷岛顿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台下,果然下面的观众的目光被这一声吸引过来了。

 

这时候要是东堂那家伙在一定可以好好地安抚坂道,偏偏他在路上还没过来,自己又不是那么会安慰人的家伙……

 

看着眼前举止僵硬直冒冷汗的学弟,卷岛心里也跟着发虚起来。之前自己充当乐队里的keyboard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今年从新生里面招来了一个学过钢琴的小野田,他上手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之前几次练习的时候都和大家配合得很不错,就是一提到上场就紧张得不行。毕竟是自己带出来的,卷岛看着也是心疼,但就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于是他想了想,把停在空中的手抬高了些,摸了摸小野田柔软的头发。

 

“唔……放轻松点咻。”做完这个举动之后连卷岛自己都觉得有些害羞了,他想了想还是努力地补充上一句:“我当初上场的时候也很紧张,投入之后就好了咻。”

 

“是!!我我我我我会嫁油的!”

 

不妙啊……这都紧张得说错话了,待会能好好伴唱吗?

 

卷岛把目光从表情僵硬的学弟脸上转移到墙上的时钟上,分针已经指向7了,希望真波那小子不会把演出睡过去吧,如果他睡过去了东堂好歹还能弹吉他,不过如果东堂自己过不来了那就惨了——虽然被东堂用一大堆天花乱坠的形容词夸过唱歌好听,但是卷岛可从来没当真过,他可不能代替独一无二的主唱。无论是声线、唱功还是台风(要是东堂听到的话保准会强烈要求让他加上自己的脸),东堂尽八都是不可替代的,更别说他还有在校主持人队锻炼出来的出色的场控能力。卷岛裕介不得不承认,虽然这家伙自恋又烦人,但是绝对生来就是当主唱的料。

 

“小卷!”

 

来了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卷岛往门口扫一眼就看到东堂了——穿着乐队定制的黑色T恤,胸前是被自己吐槽为基佬紫的骚气的花体英文Sleeping Beauty——还是荧光的,无论看几次都觉得无法直视,还好今天他终于放弃了前几天坚持要戴的带亮片的发箍,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东堂前辈……”

 

东堂在观众(主要是女性)的瞩目下自然地踏上舞台,他向底下露出一个自信满满的微笑,不意外地引起了一阵骚动。东堂转身便对舞台另一边的小野田挥了挥手:“哟,眼镜君,穿这身蛮可爱的嘛。”

 

“诶?!谢、谢谢!”

 

听到来自前辈的夸奖,小野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露出右手手腕上和黑色T恤上的HIME字样颜色相同的明黄色手帕,羞赧的样子吸引了底下不少女性观众的目光,卷岛甚至听到了小声的“好可爱”的赞叹。

 

卷岛回到自己的架子鼓跟前,对东堂说:“来了就快去准备咻。”

 

“等等我先去趟厕所收拾一下……主唱怎么能满身大汗呢!”

 

“咻……你是跑步过来的?”

 

卷岛仔细看了看东堂,鬓角的头发顺从地贴在了脸颊上,汗水的痕迹在暧昧的灯光下闪闪发亮。卷岛不禁由衷地感谢这昏暗的灯光,如果再亮一些恐怕东堂就能逮到机会笑脸红的自己了。

 

“是啊。怎么样,小卷?是不是我太帅了你看入迷了?哈哈哈哈……”

 

……收回刚才的话,自己怎么会对着这神烦的家伙看入迷了……

 

卷岛习惯性地无视,从包里掏出一包还没拆封过的纸巾抛给东堂:“快到时间了你快点去收拾吧。坂道已经把器材都搞好了,罢了你要好好谢谢人家。”

 

“谢啦。”东堂尽八一把接下抛过来的纸巾,熟练得仿佛这个动作已经模拟了好几遍,“那我去去就回,小卷不要太想我哦。”

 

“你哪来的自信咻。”

 

回了一句之后卷岛又瞟了一眼墙上的钟,好吧,还有5分钟。约时间练习的时候一般都是让东堂或者小野田跟真波联系的,看着紧张地翻看着乐谱小声练习伴唱、还时不时咬到舌头的小野田,卷岛想了想还是决定亲自掏出手机给真波打电话。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碰撞的声音,接着这位不可思议的电吉他手就搔着后脑勺出现了,脸上还是挂着平常的微笑。

 

刚才那声该不会是电吉他碰到门的声音吧?听着就觉得好痛咻……

 

“真波君!”

 

听到小野田喜出望外的声音,卷岛总算有些放心了。这两个学弟关系一向不错,希望真波能帮助小野田进入状态吧。

 

“卷岛桑,迟到了不好意思。”

 

你要真的不好意思倒是给我早点来啊……

 

虽然很想这样吐槽,但是卷岛只是叹了口气、点点头说:“来了就好咻……快点去调试吧。”

 

真波点了点头,目光直接越过观众投向了舞台另一边的keyboard。

 

“坂道君也来啦!”

 

“嗯。”

 

与循规蹈矩地从楼梯走上来的东堂不同,真波直接绕到小野田跟前,单手一撑就轻巧地跳上了舞台,帅气利落的动作引起底下的一阵尖叫,真波上台之后也毫不怯场,朝台下挥了挥手附送一个爽朗的微笑,台下又是一阵骚动。让卷岛不禁感叹不愧是东堂的学弟。

 

“坂道君感觉怎么样。”

 

“嗯……”

 

“果然还是有些紧张吗?”真波侧过头看了看小野田,把他的手拉了过来,笑着说道,“那,我就给坂道君施个魔法吧。”

 

说罢他就腾出绑着蓝色手帕的左手,伸出指尖在小野田手心里画了起来。

 

小野田还没反应过来,真波就结束了他的动作,抬头笑眯眯地说:“坂道君猜猜我刚刚写了什么吧?演出完了我会来要答案的哦。”

 

“啊、好的……”小野田收回了右手,手心仿佛还残留着微痒的感觉。小野田攥了攥拳头,感觉自己好像在这个动作中得到了勇气和力量,他抬头朝真波露出一个笑容:“谢谢真波君,我感觉好多了。”

 

“不用谢~”眨眨眼抛下这句话,真波就跑去调试了。

 

真波调试完毕恰逢东堂上台,东堂睨了他一眼:“真波,你这才第二场就敢迟到。”

 

“不好意思……在路上听到一首很棒的歌就进店里买唱片了。”

 

“你以后要有些自觉,下次再这样可不行啊。”

 

“东堂你没事吧咻?”卷岛感觉东堂在厕所花的时间有些长,不过现在他的呼吸好像也调整过来了,声线也恢复了平常的状态。

 

“安啦”,站到舞台跟前的东堂逆着光回眸看着身后的卷岛,“有小卷在我身后,我无论何时都是最佳状态。”

 

东堂的目光中饱含着信赖的热度,从乐队只有他们两人时培养出来的默契让卷岛只是会心一笑,东堂也满意地带着微笑把目光投向台下,说起了开场白。这时候,卷岛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正在深呼吸的小野田。

 

小野田的眼神中闪烁着认真的光芒,表情看起来和练习时没什么区别。只见真波对小野田使了个眼色,嘴唇动了动。

 

[一起唱吧。]

 

读懂了的小野田与真波相视一笑。卷岛鼓棒敲了三下,灯光便渐渐暗了下来。

 

 

演出开始了。

 

刚开始小野田的状态可以用渐入佳境来形容。虽然第一曲的伴唱有时候会忘记唱一小段,还好小野田跟得及时,节奏感处理得自然再加上keyboard玩得很好,反而给整首歌增添了一些层次感。不妙的是,在东堂给观众介绍小野田的时候,观众热烈的掌声反而让他又紧张了起来。这直接导致他第二段的时候solo之前的动作有些僵硬,卷岛还没来得及担心,真波就凑上前与他一起弹了。两人像是一问一答一样用乐器交流着——这默契绝对是有在私下练习过,说不定他们俩原本就打算通过合奏给在场的人一个惊喜。卷岛有些惊讶,又觉得十分欣慰。观众对这一段反响也很不错。多亏了这下,后面那几首曲子小野田的表现越来越好,到了最后一首状态甚至比平时练习的状态更胜一筹。

 

一曲终了,台下观众传来整耳欲聋的欢呼声,这次的小野田依旧在掌声和欢呼声中红了脸,不同的是他脸上是衷心的自豪的笑容。东堂抽空瞄了一眼身后的卷岛,发现卷岛看着小野田,小野田看着台下,真波也在看着小野田。东堂这时有些不高兴了,转身就对卷岛抗议:“小卷你也看看我啊。”

 

台下的粉丝爆发出一阵更加热烈的尖叫,并伴随着有节奏的安可的呼声。

 

被点到名的卷岛很是窘迫,只得默默地点着头,东堂这才满意地把脸转了回去。

 

安可曲开始了。

 

卷岛的鼓点和着合唱的第一句重重落下,马上为整首歌的开头创造了绝妙的力量感。紧接卷岛着稳重的鼓点和小野田活泼的琴声组成了欢快的前奏,东堂充满磁性的声音自然地融了进去。

 

“You're picture perfect blue

  Sunbathing on the moon

  Stars shining as your bones illuminate

  First kiss just like a drug

  Under your influence

  You take me over you're the magic in my veins

  This must be love”

 

以Keyboard发出的风声为信号,前方三人合唱的部分开始了。

 

“Boom Clap!The sound of my heart

  The beat goes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and

  Boom Clap!You make me feel good

  Come on to me come on to me now

  Boom Clap!The sound of my heart

  The beat goes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and

  Boom Clap!You make me feel good

  Come on to me come on to me now”

 

小野田的状态挺不错的,和真波一起弹间奏的时候也乐在其中,卷岛这才放心了。好不容易闲下来的他仔细一看,发现真波居然撇开自己的麦跟小野田用起了同一个麦来唱,小野田弹得正欢也没觉得有啥不妥。卷岛心中突然间有种不太妙的预感——这家伙怎么说也关心过头了咻……没有思考的时间,间奏结束卷岛立马投入了伴奏中。这首曲子的节奏感和力量感主要靠鼓点和电子琴来操纵,虽然技术方面没有前几首那么难,但卷岛淋漓尽致的发挥完美地掌控了台下掌声的节奏。

 

这种满足感,果然要靠架子鼓才能得到。当时东堂选这首作为安可曲的时候大概也考虑到了这点吧……坂道也弹得很棒,回去得好好表扬一下他。

 

东堂独唱的部分依旧如此引人注目。

 

“You are the light and I will follow

  You let me lose my shadow

  You are the sun the glowing halo”

 

话说东堂选完歌之后好像悄悄跟他说过:“这首歌是我想送给小卷的”,他当时光在意自己演奏的部分了,现在合着这歌词听却越听越不好意思。

 

“And you keep burning me up with all of your love”

 

卷岛力度十足的鼓点又重新加入了伴奏。真波和小野田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Boom Clap!The sound of my heart

  The beat goes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and

  Boom Clap!You make me feel good

  Come on to me come on to me now”

 

从自己的角度看去,真波好像在亲小野田……算了,还是不要再想会比较好咻。

 

“Boom Clap!The sound of my heart

  The beat goes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and

  Boom Clap!You make me feel good

  Come on to me come on to me now”

 

东堂的声音刚落下,全场就爆发了热烈的尖叫声和掌声,在东堂还没来得及道谢的时候这欢呼声却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卷岛这个角度只能看到真波搂住小野田的腰凑了过去,小野田整个身子僵了一下之后就满脸通红陷入了死机状态。

 

卷岛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事发太突然,甚至连东堂都呆在原地还没能反应过来。粉丝们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声和此起彼落的对焦拍照的声音充斥了整个酒吧。在一片混乱中,真波拔出麦架上的麦,望向了小野田。然而灯控早已看穿了一切,很机智地把追灯打到了真波和小野田身上。在他们斜后方的卷岛感觉各种意义上都被亮瞎了眼。

 

被灯这么一打小野田也清醒了些,只是回过神就撞上了真波直白的目光让他有种想要晕过去的冲动。此时真波却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心跳,停不下来呢……”

“大概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吧。”

“很精彩哦,坂道君真厉害。嘛,虽然有点不太甘心,不过我还是决定要抢先公布答案。”

“在演出之前我在坂道君手心写的字,是‘喜欢你’哟。”

 

接下来真波搂住小野田又是一吻,立马在全场引爆了新一波的欢呼声。

 

 

在舞台的另一边,卷岛一个瞪视逮住东堂飘向自己的犹豫的目光。经年累月积累的默契让东堂马上读懂了卷岛眼里让他不寒而栗的信息——

 

 

 

“今晚不好好解释别想回去咻。”

 

 

 

 

 

 

 

 

 

 

 

 

 

 

坂道绝对是那种无论唱什么样的歌词都是一副认真的表情的家伙,想想就觉得好萌

没错我就是那个灯控(够

因为要艾特还要插歌所以一鼓作气在电脑上摸完了这一篇/////感谢阿空指导

 

这梗太棒了一不小心就出手了……大大我喜欢你!……

 

依旧是早上起来再校对(逃


评论(59)
热度(117)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