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爬坡组怪盗paro脑洞记录




.只是个比较长但是没精力写的脑洞
.一开这个脑洞就不自觉地把背景架到了19世纪英国
.因为没有严格考证过所以大概会有很多bug,不介意的请点开 >.<

.其实在最后主线地方还是忍不住写了一些……一共三千多字的脑洞【no

.欢迎来到闪耀的夜晚☆







♤怪盗组:东堂和真波


东堂:

表面是个游历各地经商的商人,实际上是怪盗Sleeping Beauty(什么鬼)

因为是没落贵族出身所以家教好到没人怀疑他是偷东西的。长大之后姐姐继承了家业,自己就经常穿梭于各个城市,除了会偷感兴趣的宝物之外,暗地里也接收帮人夺回宝物的委托。技巧高明,等对方发现的时候,东西已经被无声无息地偷走了(。

虽然预告函上署名是Sleeping Beauty但是私底下被称为Ghost。

总是省吃俭用地把委托金寄回家,不过也总是把钱花在买头箍上(。 只有两套正装但是保养得很好。



真波:

东堂的弟子。

小时候被拐卖到了马戏团,开始因为身体比较弱所以在训练的时候经常被严苛地对待,后来练就了灵活的身手。

15岁跟随马戏团去一个活动上助兴,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东堂在准备偷东西(x),以此威胁东堂收自己为弟子并提供食宿(。东堂本来很不愿意,结果在那次遇到危险被真波救了,为了还人情就收下真波作为弟子并把他带走了。

真波重获自由之后有时候也会去打个工赚个外快什么的, 毕竟东堂给的薪水不多(x)。自己攒钱买了一辆车之后开始送报纸。和坂道成为朋友之后,每次把报纸放到他家信箱里的时候都会附上一枝花,害得坂道他爹怀疑他妈有外遇(x)




♡侦探组:卷岛和坂道


卷岛:

家里做服装生意,家底殷实。哥哥继承家业之后卷岛成了画家,偶尔帮人解决过几次事件就作为侦探出了名。因为画反而因为太前卫了一直卖不出去(……),卷岛就索性做起了侦探。

虽然卷岛的事务所是本市破案率最高的侦探事务所,但是由于师徒两人都不怎么擅长与人沟通,所以事务所一般都是靠熟客介绍生意,看起来很高端但是实际上收入并不多。卷岛有时候甚至还会往里头贴钱…

相反怪盗组两人知名度很高,部分贵妇人还有为了吸引他们前来特地办展览的想法(目的是抓到然后关起来(x



坂道:


坂道爸爸是公务员,家里本来挺有钱的。后来遭政敌设计,爸爸失去了工作,家里也在遭受入室抢劫的时候被抢走了大部分财物,当时妈妈差点被杀。

此后坂道家经人介绍,请卷岛帮忙抓到了犯人,但是财物已经无法追还。卷岛觉得是自己的错,想退还委托金,却被坂道家拒绝,所以开始通过各种途径接济坂道一家。

坂道十分尊敬卷岛,因为想帮忙而到卷岛的事务所打工,卷岛也适当支付多一点工资。细心的坂道经常能够发现意料之外的线索所以帮了事务所很大忙,坂道自己也因为能够帮上卷岛而十分高兴。





♧东卷线:


东卷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画展上。东堂当时的目标是画展上的一幅画,因此这是他们的初次对决,也是作为画家的卷岛第一次展现自己的推理能力的时候。东堂对卷岛的第一印象是会染这吉丁虫一样的发色难怪画卖不出去, 卷岛对东堂的第一印象是“发箍很土而且很嚣张”。

东堂之前作案一直都没被逮住过,因此有些大意。那次设置的机关比较简单,结果被卷岛轻易破坏之后还差点被揭穿身份,从此东堂对卷岛刮目相看。卷岛破坏了东堂的机关让东堂没能偷到东西,但却没能识破东堂的伪装。

在那次之后东堂隐约觉得卷岛会是以后的主要对手,因此主动找卷岛交换了联系方式,卷岛觉得自己不太擅长应付这种人但是没有拒绝。交换联系方式之后东堂在私下和卷岛成为了笔友并且知道了卷岛的很多事情,卷岛对东堂的印象渐渐好转,不过还是觉得他很烦(x 偶尔东堂路过卷岛所在的城市也会到卷岛家拜访,和卷岛家里人的关系都挺好的。由于东堂费尽心思掩饰,卷岛依旧不知道他就是那位怪盗。

卷岛成立侦探事务所之后,有关东堂的案件一般都会请卷岛(因为警察局和别的事务所都治不了东堂)。随着对东堂及其作案手法的深入了解,卷岛也隐约有点敬佩作为怪盗的东堂了。后来有一次东堂中埋伏受了伤,但是卷岛没有乘人之危。东堂从此认定卷岛为一生的对手并且成了卷岛后援会会长(误)。

其实东堂偷过卷岛家的东西,但是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比如卷岛的水杯(。

↑真波:东堂桑虽然是个变态而且很烦,但是的确很强,不过是个很烦的变态这点还是改变不了(不要强调两次啊喂)


PS:山坂是在东卷对手关系稳定下来之后才成为他们的助手的





♢山坂线:



在真波初到卷岛所在的城市的时候,东堂曾经派他去侦查卷岛(其实就是想让他看看卷岛多厉害……

结果真波看到坂道从事务所出来到贫民窟找某个案件的线索,以为坂道就是卷岛。山坂两人机缘巧合之下在贫民窟合力解决了盗窃事件并逮到盗贼,因此成为了朋友。真波偶尔会私下来找坂道玩,甚至在其他的案件解决上给坂道一些灵感,但是坂道并不能把作为朋友的真波和东堂的助手对上号。

真波第一次协助东堂作案是在游轮上,这也是坂道首次参加有关东堂的委托。坂道为了抓东堂奋不顾身差点掉到海里,真波顺手救了坂道,坂道从此开始在意东堂的助手。

此后坂道十分担心这份私情会影响工作,不敢跟卷岛说起这件事的他只好向作为朋友的真波诉苦。为了保密,坂道没说清楚对方是谁。真波也因此发现自己对于坂道在意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感到很不爽。

在后来的行动里头,真波在易容的情况下和坂道接触过几次。坂道越来越渴望深入了解作为助手的真波,甚至萌生了“如果自己和他不是对手而是朋友该多好”的想法。



☆主线:

在坂道父母结婚纪念日前夕,真波在找坂道玩的时候听说了坂道家的遭遇,于是想独自行动夺回小野田夫妇的结婚戒指,结果却因为经验不足差点被警察抓到(东堂:被警察抓到可是一个怪盗的耻辱啊!)。

东堂前来救场却被卷岛牵制。在东卷两人对抗的时候,坂道靠一己之力抓住了真波,真波情急之下亲了坂道,在坂道呆住的时候得以逃走,不过东西没拿回来却丢了魂(x)


回去之后真波向东堂坦白,并在东堂的开导下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但是这次之后坂道却不敢再面对作为东堂助手的真波。听到坂道诉苦之后,真波还是不知道这人就是自己。真波趁这个机会表白了,但是没有表露身份。这时候坂道才发现自己无法离开真波的陪伴,但是自己对东堂的助手的仰慕已经变质了。坂道不允许自己在还想着别人的情况下接受真波的心意,所以纠结之下给真波发了张朋友卡然后逃走。真波心都碎了QAQ

后来一次行动的时候,坂道为了在心里放下作为助手的真波而告白。真波这才明白坂道一直在意的人也是自己,欣喜若狂冲动之下正准备表明身份。东堂却因为真波的失误受伤,真波前去救援错过了表露身份的时机,在离开之前和坂道约定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再给他答复。委托人想趁这个时候取东堂性命,卷岛为了维护东堂和有权有势的委托人杠上了(“我当侦探可不是为了帮助杀人犯咻”)。东堂见卷岛为了自己如此为难,甚至对卷岛的委托人起了杀心,此时真波赶到,及时救走东堂。

这次事件之后,卷岛意识到自己可能再也无法单纯地把东堂当做对手了,觉得自己失去了做一个侦探的资格。因为这次事件,卷岛的事务所被封杀,卷岛打算搬去哥哥所在的城市重新发展。东堂以笔友的身份约他见面,告白并坦白自己的身份。卷岛受到太大冲击马上就搬走了,地址都不留一个……还有家人不能搬走的坂道就此失业。

在东堂的安排下,真波只好出面向坂道打听地址。事务所关闭后,坂道觉得自己大概没有机会和东堂的助手再次见面并知道答复,因此无法放下过去全心全意地挽回真波。失业失恋的双失青年小野田坂道魂不守舍。真波看在眼里觉得十分难过,但想到东堂吓跑了卷岛(并不是)所以不敢表露身份,两人见面的时候十分尴尬。真波旁敲侧击地打听,可惜坂道也不知道卷岛的新地址。

卷岛叮嘱家里不可以告诉东堂自己的新地址,问不出地址的东堂情急之下给卷岛家发了预告函,声称要取走卷岛家最贵重的东西。卷岛得知之后和哥哥十万火急地赶了回来。在卷岛赶回来之前坂道主动要求帮卷岛家保护财物,真波向坂道主动提出要帮忙负责安保,坂道没有怀疑(为此真波还穿女仆装打算装女仆(。 ,坂道不忍心就让他装执事了)。

在东堂行动开始的前一个小时卷岛赶了回来。行动一开始,一直以真面目待在坂道身边的真波就直接把毫无防备的坂道打晕扛走了。坂道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关在卷岛家的某个房间里,面前是东堂的助手。







“呐,小野田君(作为助手的时候真波这样称呼坂道)。这次就由我(“俺”,作为朋友的时候真波对坂道的自称是“仆”)来揭开谜底吧。”
“我对小野田君也大概也怀有同样的感情,但是侦探与怪盗,就像光与影一样,是无法站到同一边的,只要我还是怪盗、小野田君还是侦探,我们就无法在光天化日之下并肩而行。尽管如此,我俩相互辉映的日子还是会成为我一生中最宝贵的回忆。”

小野田感觉心中空了一块,有些庆幸,但也有隐约的失落。怪盗的助手捂上了他的眼睛,黑暗中小野田只感觉到一片柔软的触感扫过自己的嘴唇。视野中的黑暗褪去之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真波的笑脸在一刹那把他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所以,在你面前,我决定做回我自己。”
“以后请多多指教啦,坂道君。”








另一方面,东堂光明正大地去拜访卷岛家。卷岛的父母想请东堂进来。卷岛心情复杂,但又不敢说出事实伤害父母对东堂的良好印象,只能说怪盗可能会假扮成东堂取得进屋子的机会。卷岛一家和东堂在玄关僵持。

“伯父伯母,我真的是东堂尽八。”
“我知道小卷生日是7月7日,喜欢甜食,比起咖啡更喜欢红茶,每次回信都不会超过一页纸。”

台阶下东堂认真的样子让卷岛裕介心里有些发虚,他倒是宁愿东堂带着平时得意洋洋的笑容蒙混过关,然后像平时一样登堂入室取走想要的东西。

可是东堂偏不,他抬起头对上卷岛错愕的目光。

“抱歉,虽然十分唐突,但是我觉得我不应该继续隐瞒。”

尽管身后站着父母兄长执事女仆,东堂却始终只看着卷岛一人。

卷岛隐约明白了什么,不禁轻笑出声。大概是长时间的斗智斗勇让他都忘了,东堂每次想要的东西,从来都不只有宝物。

“我此次前来,是希望能够带走府上最贵重的宝物——”

捕捉到卷岛表情的微小变化,东堂不禁扬起嘴角。

啊啊,就是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信心十足的、属于怪盗的微笑。

“小卷,你愿意,跟我走吗?”












————


结局是小卷跟东堂跑了,山坂开了家侦探事务所去抓东卷(并不是

怪盗和他的助手都找到了一生的宝物。

修罗期吃了怪盗joker的安利脑洞就停不下来了,紫薇!你看我的手!它不听我使唤!(快吃药

如果妖都接下来还有漫展或者茶话会就好了好想去瞟一眼(ノω;)

当初来妖都上学还觉得能去漫展太棒了结果因为一个人去太耻了一次都没去成_(:з)∠)_

摸完脑洞已然2点多!惊恐地爬进被窝

醒来校对几遍之后发现,全篇真波救了三次人,亲了坂道两次,东堂自从遇上卷岛之后作案成功率变低了还受了两次伤,除了间接接吻之外连小卷的手都没拉上(给会长点蜡

评论(34)
热度(84)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