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去学习

这只是阿习,杂食性动物。这里的旧文以单车为主,po主如今沉迷阴阳师……因为没时间补原著所以暂且是个浅薄的游戏党。这里只有脑洞和不咸不淡的大腿肉。十分欢迎投喂和勾搭,请不要犹豫地来吧|ω・`)
ONE相关主页:正义睡在我隔壁(前主杰琦后主灵能律茂然而目前东西不多(。
微博@车今天开了吗(☜没有
主要刷松和MHA,小胜迷妹但还是站出九受,杂食_(:з)∠)_因为在lof里是个时不时发点神经的坑货TvT所以请戳归档
旧文中的cp:山坂、东卷、荒坂(荒坂山)、荒东友情向、新荒、今鸣、今坂
并且喜欢在评论里聊天……orz被烦到的话果咩……
三次元压力越大爬墙越快(´・ω・`)正处于随时想开车然而并没有时间的低产期……

萌到深处开脑洞,一旦写文难出坑
文力常年出走,脑洞遍地难平
常年修罗期,绝赞作死中
不是大大,是来舔大大的^q^

I wanna hold your hand



.生病的自我治愈
.两人刚开始交往没多久,想写现充结果烦过头了_(:з)∠)_牵个手都好烦









“今天又降温了……不过这样的天气骑车也很舒服!我已经准备好了,真波君到哪里了?”

拥挤的电车内,浑浊的空气熏得真波更加头晕了。

现在大概还剩六个站。

真波稍微走神了一下,发现手机屏幕已经黑了,才慢悠悠地把它摁亮,划过锁屏的界面开始回邮件。

“还剩”……“六个站”……“我马上”……“过去”

在满员的电车内艰难地打出一句话,摁下发送之后,头依旧很痛,痛得像快要裂开一样。可是一想到等一下就能见到小野田,和他一起爬坡,还可以在他家过一晚。真波又隐隐觉得让他无法思考的疼痛正在像潮水一样退去。

邮件提示音响起,真波的精神为之一振。

“那我去车站接你吧。”

怎么办……要是让坂道君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一定会要我马上回去的。

真波自起床之后第五次埋怨自己不争气,昨天还是好好的偏偏挑这个时候病倒。曾经习以为常的难受又一次席卷全身撕扯神经,他倒不是经不起这点痛楚,而是怕那个人会在自己面前露出担忧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来……偏偏专注迟到早退的真波就是不想错过和小野田的每一次约定。他也没有想过总是随心所欲的自己会被人拿住命脉,不过想到那个人是小野田,真波心里竟冒出一丝庆幸的感觉。

电车的门开了,提着车的真波随着汹涌而出的人潮走出了电车门,新鲜空气扑面而来的那一刹那,他就开始搜寻那个瘦小的身影。

“真波君!等我一下!”

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小小的身影正在努力地拨开人浪、笔直地朝自己的方向游来。

“不好意思,今天人实在太多了……”

小野田坂道喘着气来到他面前。在被这双清澈明亮的眼睛仰望着的时候,真波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

“是啊……我过来的时候也挤得不行。”

“那,我先带真波君到家里把东西放下?真波君把包给我吧?”

“不用了,我自己背着就行了。”

“诶……”小野田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总觉得我一直在麻烦真波君,所以我挺想帮真波君干点什么……男生总得帮喜欢的人干点什么的吧。”

这句话像一滴水滴落在真波平静的心湖上,引起阵阵涟漪。真波把车放到一旁,弯下腰凑过去望着低着头的小野田。

“诶?怎、怎么了?真波君……”

小野田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真波似乎对他可爱的反应很是满意,笑着说:“可是坂道君也是我喜欢的人啊。坂道君提着我的背包的话,我就没办法牵坂道君的手了 。”真波平时清爽的嗓音此时因为鼻音变得软绵绵的。 小野田感觉自己的脸颊不受控制地热了起来。

无意识的撒娇、与生俱来的执拗、不讲理的占有欲还有时不时发作的任性,这些都是在道路旁为真波尖叫的女孩子们看不到的、帅气爽朗的真波君的另一面。

因此小野田有时会觉得和像小孩子一样的真波交往很累,下一秒这个观点却往往会被真波温柔体贴的行为所抹去。小野田甚至时常会产生“真波君真的是很喜欢我啊”的感叹,反应过来之后又羞得恨不得找个洞躲进去再也不出来。

现在的小野田也是害羞得快要死了,偏偏真波总是善于并且乐于让小野田陷入这种状态。

“好、好的……那就拜托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小野田不禁在心里嘀咕,什么叫那就拜托了啊……

真波满意得笑开了花,伸手就去牵小野田。后者则是满脸通红浑身僵硬,心中不断埋怨自己在与恋人讲话的时候总是词不达意。

两旁的人潮不停流动,真波牵着小野田却走得很慢很慢,慢得小野田的手心渐渐渗出了汗。羞愧难当的小野田动了动想把手抽回来,真波察觉这一点之后却握得更紧了。小野田带着求助的眼神仰望真波,真波成功地用一个安抚的微笑让他羞得再次低下了头,缴械投降。

“话说……真波君的手,好烫啊。”

“是吗?是坂道君的手太凉了吧?”

听到真波的回应,小野田才察觉到自己无意之中把想的东西说了出来,红着脸用另一只手瞎比划,支支吾吾地就是挤不出一句话。

此时的真波相对之下则冷静了许多,他攥紧了小野田的手,望着前方若无其事地说:“不过就算坂道君会被我烫伤,我也不会松手的哟。”

“嗯!我、我也是……就算被真波君烫伤……”小野田说着说着声音就弱了下去,说到最后更是羞得只能盯着自己的脚尖,“我也……不会松手的。”

那是比山峦和山岚更惹他爱怜的、跨过上百公里才得到回应的心意。

真波握紧了手中的宝物,又怕捏痛了小野田,只得放松下来轻轻地摩挲。

总算是把生病的事情瞒了过去了……

真波晕乎乎地想,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和小野田一起在秋色中随心所欲地来上好几场友谊赛,在一起慢悠悠地骑车的时候一起碾过路面的落叶也十分不错。

等坂道君发现我生病之后,这些事大概都不能做了吧。

真波转念一想,突然觉得在小野田的房间里睡上一晚让他手忙脚乱地顾着也不是坏事,不过被恋人的气味所包围大概会让他难以入睡。明后天都是周末,就等小野田心软答应自己再赖一晚了。

“真波君看上去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太好了。”

悄悄盯着恋人的侧脸的小野田心里觉得十分满足。

“嗯……这都是因为坂道君呀。”










————



后来真的被气急败坏的坂道君骂了一顿,真波依旧感觉良好(。

评论(4)
热度(56)
©请叫我去学习
Powered by LOFTER